两位地产浙商的海南心路

海南正在努力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而浙商,正努力成为定海之珠。

世界浙商网讯2018-05-28 15:49:00来源:《浙商》杂志2018年5月下作者:姚恩育

   4月22日晚上8时,从海口东站开往三亚的D7359次动车上,就连头等车厢内都坐满了旅客。

  在这节车厢内,人数最多的当属来海南游玩的旅客。发车前的半小时内,整个车厢内都是操着各地口音的旅客在打电话,询问酒店或下站后接车事宜。直到20点30分左右,车厢内才渐渐静了下来。
  这时候,一直和同伴小声交谈的郑先生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中变得明显起来。不过,正和朋友聊着房产话题的他并不在意。作为黑龙江人,郑先生的口音北方味儿十足,在这节车厢内却并不突兀:在海南东北人人数众多,这里甚至有句话叫做“操东北口音的人比讲海南话的人多,看二人转的人比听海南戏的人多,吃炖菜的人比吃炒菜的人多”。
  再过40分钟,郑先生和他的同伴就将抵达目的地万宁,一个以咖啡、槟榔出名的地方,同时也以热带雨林密集而闻名海南。万宁离博鳌不过约40公里,地理位置优越。
  这一次,郑先生是去看房的:“听说那边有楼盘在售,准备去看看行情。”过去的几天里,他们一行三人,已经在海南的海口、文昌等市转悠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猎物”,“此前在售的楼盘都开始停售,而仍在售的价格变得太高了。”再加上自4月16日起,海南开始严控楼市防止哄抬房价。就在他们此行的前一天,21日,海南又提高了公积金贷款首付比例。
  “这几天就得看准下手,再往后行情不好说。”郑先生这样说着。短短交谈之后,火车到站了,郑先生起身下车。在他的面前,来自万宁的灯光错落闪烁。
  郑先生在海南早有房产投资。他在三亚有几处房产,而现在,他想趁着自由贸易港的消息刚出,再做一些投资。这样的房产“淘金者”,这几天在海南并不少见。一夕之间,似乎全国各地的人们都对这片海岛南国的土地充满了兴趣。
  样本一:开维集团
  从生活服务类商业改造成商务办公
  “去年我就和不少朋友说,海南的未来一定很好,早点投资房产不亏。这次海南要建自由贸易港的消息一传来,这些朋友都很后悔当初没有早点听我的话。”开维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李黎明如是说,这样说着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1987年就来到海南的李黎明,出生于浙江东阳。不过,如今海南早已是他的第二故乡。这个对于海南的大利好,自然令他非常高兴。
  对于深耕房地产多年的开维集团而言,这个消息无异是个大利好。如前述郑先生那样的“淘金者”,近段时间成为开维集团开发的楼盘开维生态城的常客。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问询者络绎不绝,置业顾问胡晓帆告诉《浙商》记者,就在几天前,她每天接待的客户一般在四五批。而现在,她需要“挤”出更多的时间来。
  不过,李黎明并不打算趁此机会多卖掉几套房产,“消息出来后,我对海南的长远未来更有信心了。”他甚至打算收紧放出量,“从现在出来的政策来看,政府鼓励人们到海南长期居住,安居乐业。而随着限购政策的层层加码,以及开发项目越来越有限,海南的房子将变成稀缺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想借短期楼市的热度热卖一波,有些得不偿失。”2017年,开维集团房地产业务板块做了23亿元,今年,李黎明说这块业务只“允许”与去年持平。
  就在4月13日之后,李黎明有了新主意。14日,他召集了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启动了开维生态城的商业项目更改计划。在此之前,开维生态城项目中有5万方商业地产。李黎明原打算拿来做生活服务类商业。在自由贸易港的规划出来后,他认为,对于海南而言,新的创新创业时代即将来临。“政府鼓励发展的几大产业,很多都是原来海南基础较薄弱的。政策一出,必将吸引全国各地的人才加入海南新一轮的发展当中。”凭着这样的预见,李黎明想把原来的商业地产改造成为SOHO那样的商务办公楼,以帮助这些创业人群。 
  开完会后,李黎明给在英国读大学的女儿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他非常激动地让她准备回国:“海南有大发展,年轻人有大机遇啊。”而过去,在回不回海南的问题上,读财务管理的女儿有自己的看法,她对父亲说,上海是职业前景更优越的地区,她打算毕业后到上海。而现在,李黎明认为,属于女儿的机会来了。
  早在开发开维生态城时,他就为子女在这个项目中各置办了一套房产,现在看来,李黎明很有先见之明。
  虽然李黎明早早就来到了海南,不过在海南投资房地产还是2012年后的事。在此之前,他在江苏扬州、浙江东阳和磐安等地都拥有各类地产项目,如酒店、专业市场等。2012年,他把目光转到了海南,在海口美兰区桂林洋拿下了后来建设开维生态城的地块。
  至于为什么将眼光转回海南,他解释:“我是个喜欢在世界各地跑的人。2002年之前已经跑遍了40多个国家。在考察了那么多国家之后,我相信,未来人们一定会聚集到生态环境优越的地区,人们一定不愿意把钱‘送’到医院去,而是住到适合养生的地方。而当时的海南,正在迎来越来越多的‘候鸟族’。他们往往选几个月的时间来海南度假。长远来看,海南一定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度假胜地。”
  而这一次的海南自由贸易港规划,对于李黎明而言,是意料之外的收获。“不过,未来一定是行业内最强的企业到海南来拿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业内企业也要多想想怎样扬长避短,发挥所长。”李黎明如是说。
  而改建办公楼,正是开维集团的一次全新尝试。
  需要改建的商业项目对面,就是开维集团开办的海南老年联合大学项目。在过去到海南度假的人群中,很大部分是全国各地的老人。而两种属性迥异的项目,未来将在此相汇。
  样本二:佳元地产
  小而美的住宅房产开发商
  浙江萧山人王水耀来到海南,纯属意外。1992年,34岁的王水耀被任命为海南永峰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到海南来工作。
  彼时,正值海南楼市疯狂之时。“当时大家相互炒地皮,把地买下根本不去盖房,只等着规划部门一批,就把土地倒手卖给下家,挣个几千万走人。而下家则会把土地再卖给别人。”狂热的投机氛围,让海南看起来遍地是黄金,然而却都如沙砾,风一吹就湮灭了。“当时在海边很荒凉的地方,路都不通,人都进不去,可那里的地皮就是有人炒。”
  疯狂的境遇中,王水耀的做法看起来有点“傻”。“一到海南,我们花了2800万元在海口市龙昆南路的中心位置买了十来亩地,然后和南方证券天津分公司签了预售合同,准备建设28层的办公楼,整栋楼建筑面积将近3万平方米。南方证券天津分公司以约定好的价格购买,我们要在两年内建好。签订合同后,他们支付了2600万元的头期款。我们找来了施工单位开始盖房。”
  一切看起来按部就班,王水耀是真心想在海南做好第一个项目。然而,一向谨慎的他却遇到了楼市泡沫,不幸成为了牺牲品。1993年6月,当永峰房地产把楼盖到第三层,催促对方支付二期款1900万元时,彼时的海南楼市泡沫已经破裂,对方付不起钱了。催款电报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哪怕去天津找了好几次,王水耀最后也没要到钱。
  “那段日子想起来真是噩梦。守着烂尾楼,又因为拿不到二期款而拖欠了施工队的工资,还曾经有债主把我关了起来,说不给钱就不让走。”王水耀回忆往昔,一言难尽。
  直到2000年9月,经由法律程序,法院认定烂尾楼归南方证券天津分公司,并要求其支付2800万元工程款。王水耀这才苦尽甘来。因此,王水耀对于房地产行业的泡沫和炒作非常警惕,在后来的创业过程中,他一直把“稳健”作为企业经营的第一要求。
  2001年12月,王水耀成立了海南佳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如今,佳元地产在海口市琼山区开发了近100万平方米的项目,口碑受业内承认。佳元地产行政总监卢玉慧告诉记者,近几年来,他们每年保持着10万平方米到20万平方米的住宅项目开发量。大部分项目位于琼山区。佳元开发的“绿色佳园”小区、“绿色佳园·天上人间”及“佳元·江畔人家”小区在海口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从2007年起,佳元地产一直位列海口本土房地产企业前五。
  对于可以预见的激烈竞争,佳元地产也有所准备。卢玉慧说,未来,佳元地产将发挥自身住宅地产开发优势,与本地中小房企合作,将佳元地产良好的产品设计、建筑品质,通过管理和品牌输出,打造高品质精品项目,共同经营好这块热土。
  尾声
  就在开篇所提到的郑先生下火车之时,海南房地产又有了新变化。当晚20时,海南政府紧急发布通知,开始实施“全域限购”,非本省户籍居民家庭在海南购房至少要有2年及以上的社保或个税。其中,海口、三亚、琼海等原已实行限购的区域,则需要累计5年及以上的社保或个税。同时,不得通过补缴个税或社保购房,首付不低于七成,5年后方可转让。
  随后,海南省住建厅发布执行细则,封死了各种“骗购”住房的口子。例如,遏制假结婚、假离婚;对4月22日20时之后补交、补足首付款的不予认可;海南各高校在校大学生集体户口不视为本省户籍等。
  海南正在努力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全球闻名的旅游胜地最大的收支来源正是房地产。而如潘石屹、冯仑等后来成为中国房地产大鳄的企业家,最初第一桶金多来自海南的房地产业。而现在,这个曾令人目眩神迷的世界正在变得更平缓。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