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湾篇|海上新温州

规划和在建围垦面积221平方公里,与2012年温州中心城区206.5平方公里相比,相当于再造一个“海上新温州”。

世界浙商网讯2017-08-30 15:33:00来源:《浙商》杂志9月上作者:吴美花 姚恩育

 

 

  规划和在建围垦面积221平方公里,与2012年温州中心城区206.5平方公里相比,相当于再造一个“海上新温州”。温州于2015年所推演的剧情,为两年后提出的“湾区经济”概念埋下了伏笔。2017年,在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中,“谋划实施‘大湾区’建设行动纲要”被写入报告,拥有乐清湾与瓯江口两大重点湾区的温州也有了新的使命。 

  在温州市委党校教授朱康对看来,再造一个“温州”是空间概念,至于空间上的拓展能否给温州经济带来1+1=2的效果,还需要看发展进程。“也许1+1>2。”尽管还不能从数据上判断未来,不过朱康对可以笃定的是,湾区经济的发展必然会让整个温州产业结构得到极大调整。 

    

  硬件短板正被补齐 

  金碧辉煌的四星级酒店,紧挨着的却是一间天花板下转着老式吊扇的切割机店铺,再边上是一座正拆除的大型建筑。这是一片不羁的土地,习惯于追逐商业趋势并施展拳脚,却忽略了基础建设。 

  “用10块钱就能让网约车带你走遍全城的乐清,却有3个高铁站。”从乐清返回杭州的路上,网约车司机跟《浙商》记者调侃这座城市的人口进出流量的可观度。与之相应的是,温州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在省内机场高居第2位。然而,连接外部世界的大动脉并未给城市内交通“毛细血管”带来同步疏通。 

  毛细血管的淤塞使得温州与一些历史机遇擦肩而过。“以前曾有港资计划在洞头投资状元岙岛的深水港码头,但由于77省道未能与其相通,最终撤资。”朱康对说。至今,在状元岙码头卸下的货要先换乘小船运输至龙湾码头,再由龙湾码头转运至衢州、江西等地。加上过去内陆连接洞头岛只有一座承载量仅为30吨的桥梁,根本无法保证多辆集装箱车同时过桥。“一个标准集装箱的重量就高达20吨。” 

  这些陈旧的基础设施,让年吞吐能力达4000万吨以上的状元岙深水码头多年处于“晒太阳”状态,90%的温州货物选择从宁波、上海等地报关出口。 

  在朱康对看来,基础设施是温州建设湾区经济绕不过去的一道短板。“湾区该发展什么产业,政府插手多了未必好,只要把基础设施建设好了,产业自然会丰润起来。”朱康对对温州市场因子的存活能力并不担忧,它们一直在不受人关注的夹缝中生根发芽。但他意识到温州在基础设施上的这笔欠账是时候补上了。 

  清偿陈年“账本”的步子已经迈开。2017年,温州龙湾国际机场将通过建成温州机场T2航站楼及航站区配套工程、货运区及生产辅助设施,加快使之成为千万人次以上客流、航空货邮吞吐量达15万吨的区域性航空枢纽港。杭温高铁全线预计也将于2021年竣工,届时,杭温之间单程所需时间仅1小时,而温州站出口就规划在机场附近。 

  完善大交通的同时,如状元岙深水港码头等地也在积极与内陆城市取得呼应。77省道主动将触角延伸直向状元岙岛的深水港码头,该延伸段主线长36.753公里,按双向四车道一级公路标准建设;77省道延伸线终点路段——洞头峡跨海特大桥也已通车,大桥总长2638.5米,按双车道二级公路标准建设。 

  温州综合交通即将产生的蝶变与土地空间的膨胀,让朱康对感受到了温州被湾区经济激活的巨大可能性。“这两者过去是制约温州发展的主要因素,现在这两大制约要素都在被破除,剩下的就是外部要素的集聚。” 

    

  临港工业逐渐成型 

  外部要素正在向乐清湾等地集聚。在温州湾区经济发展中,乐清湾、瓯江口与洞头是重点区域。其中乐清湾的海岸线长达220多公里,港区水深13米,可通行5万吨级的货船。由于其前方有玉环岛遮挡,因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避风良港,一年内的作业时间可长达330多天。 

  在天然优势之外,乐清湾周边的经济基础也在呼唤目标更为明确的湾区经济。乐清湾周边有3个全国百强县,人口规模300多万人,GDP总和逾2100亿元。其人口规模与经济体量甚至已超过浙江部分地级市。 

  事实上,这些优势在过去并未给乐清湾带来与之匹配的辉煌。温州与宁波同时于1984年成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也是当年浙江仅有的2个名额,而相比宁波港当下亿吨级的货物吞吐量,乐清湾港区的吞吐量仍只有百万吨级。乐清湾港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吴应清将原因归结为乐清湾港区错过了航运高峰期,他从乡镇机构调入港区工作已有12个年头,在“十二五”期间终于触摸到了港区腾飞的开关。 

  “十二五”期间,乐清湾港区累计投资80亿元,将南、北区约12000亩海域吹填形成陆域。2014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乐清湾港区接到通知:54平方公里水陆域获批连片开放;进出港新航道——东航道获批,外籍轮船可自由进出港口,乐清本土企业货物进出口可在家门口上岸或出海。2014年12月底,两个5万吨级兼靠10万吨级泊位建成使用,意味着10万吨以内的国外散货轮可以进出公共码头。 

  自此,位于宁波至福州1000公里黄金海岸线中段的乐清湾港区成了乐清市建设“港口大市”的主要平台,浙江省建设“三位一体”港口服务体系和实施“港航强省”战略重点打造的大宗散货港口物流基地之一和温州港的核心港区。 

  当港口基础设施逐步成型的同时,乐清湾港区开始了以低污染、高性能、高附加值、环保型产业为发展方向,打造乐清湾港区临港产业基地,同时培育与港口关联度、依存度高的煤炭、石材、木材、粮食等相关产业,以保持港口码头长期处于饱腹状态。“一旦港口码头建成而没有足够的货物支撑,港口码头就会面临‘晒太阳’的结局。”吴应清作为乐清“土著”,他希望整合提升乐清湾海洋资源开发,大力发展海洋工程装备;引进国内外大型建材企业,推进环保型、无污染“绿色建材”产业发展;发展大宗散货、集装箱物流、产业物流和城市配送功能的综合性港口物流园区建设;发展循环经济,建成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生态优美的产业园区。 

  2015年1月,总投资约8亿元的乐清海螺水泥建成投产。在此之前,吴应清特地跑去宁波镇海的一个同类型项目去考察,在那个项目的院子里,吴应清没有摸到传统印象中的扬尘。“陪同人员解释,这种项目除了将熟料通过运输带传送到搅拌机的过程中会产生扬尘,其他生产过程全是密封的,很少产生扬尘。”目前,乐清海螺水泥正在实施二期技改,总投资5亿元,建成后,可新增产值7亿元、税收近4000万元,公司年产值可达到15亿元。 

  同时,乐清湾港区以电子信息、科技研发、节能环保等高新型产业为培育对象的乐商创业园与小微园正在建设中,港区还针对建设区域蒲岐镇的传统产业——水产加工打造了水产园区,为本地企业提供发展平台。 

    

  共享全省港口发展红利 

  无论是乐清湾港区还是整个温州湾区经济发展,都在争取闽北、赣东两大区域成为其腹地。目前赣东的货物基本是通过陆运,而闽北的货物是从泉州港出货的。“闽北到泉州需要4个小时,而闽北到温州苍南仅需1个半小时。”吴应清解释。 

  在朱康对看来,相对于杭州湾与台州湾,温州湾有自己相对独立的辐射区域,在“笼络”闽北与赣东这两个区域有天然优势。温州湾如果只局限于温州的单打独斗是很难发展的。 

  不过抛开这些,温州湾发展仍需要协调各种盘根错节的区域划分问题。为调研湾区经济,朱康对与其团队已将温州湾区域内岛屿摸了一个遍。在这过程中,他们发现一个岛屿上既有隶属于温州的村庄,也有隶属于台州的村庄。在这些村庄之间还存在着“飞地”现象,即温州的村庄内有台州农民的土地,台州的村庄内有温州农民的土地。 

  地级市与地级市有牵扯不清的土地属性,在温州内部县与县之间也有类似现象。“行政区划上的整合与调整,是湾区经济发展刻不容缓的工作。”朱康对已经看到了各自规划后出现的问题。温州的瓯北镇与温州市区隔江相望,但它隶属于永嘉县。而该县在楠溪江与瓯江交汇处规划了一座占地面积为几十亩的小区,直接遮挡了龟山与蛇山两大重要景点。 

  在朱康对看来,如果温州市政府能对各个县级市进行统一规划,就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发生。“温州应扩大市辖区的范围,加大统筹湾区发展的力度。”让朱康对看到希望的是,这类统筹整合已开始行动。今年初,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发布《瓯江口及洞头列岛区域统筹发展规划》,未来两区域将共同推进港产城融合发展、陆海统筹发展、保护开发协同发展。 

  然而,温州湾的发展并不满足于温州市政府的统筹规划,他们期待来自省政府更高层次的统筹。 

  朱康对认为,温州虽然拥有浙南沿岸最优质的湾区资源和重要的战略地位,却一直未受到足够重视,国家重要枢纽港的地位岌岌可危,作为长三角距台湾最近的港口和浙江省面向海西区的门户,作用远未充分发挥。 

  乐清湾的广大腹地与港口尚未有效结合,综合性港区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瓯江口的深水资源大部分还处于闲置状态,已投入使用的万吨级以上泊位其吞吐量远未饱和。与宁波港相比,乐清湾和瓯江口2014年吞吐量不足其10%,集装箱只有3%,内外贸易航线不足3.5%。“这些湾区资源若不充分利用,是对浙江省湾区资源的极大浪费,急需省级层面加紧规划、加大投资,加强乐清湾和瓯江口湾区资源的保护与开发。”朱康对说。 

  利好消息也在接连冒出苗头。2016年9月,温州港集团100%股权由温州市国资委正式划归给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说,今后温州港将更多地获得来自浙江海港集团的政策支持,共享全省港口发展的红利。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