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立集团创始人周志江:久立靠“四个字”成为全球不锈钢管业领头羊

久立和其创始人周志江是改革开放进程的见证者,久立的故事也可算是一部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教材书。

世界浙商网讯2018-09-05 15:34:00来源:世界浙商网作者: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此为起点,中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过去的四十年,各个领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发展,民营经济亦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年代。 
  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一部当代浙商史。浙商们从心底里相信,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浙商。40年来,浙商们见证着经济社会的变迁,并在不同的领域取得了开拓性的创新和耀眼的成就,推动着时代的发展。 
  浙江省工商联、《浙商》全媒体联合推出“40年40人•浙商口述史”系列报道,尝试通过浙商们的亲身讲述,呈现改革开放过程中独特的浙商故事。 
 
  湖州,镇西。
   青山低画浦,绿树凉荫浓。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江南水乡小镇,但,它在中国乃至世界不锈钢管行业内却享有赫赫声名。这里走出了一家中国制造业中的明星企业——久立集团。
  2018年,久立集团走进第31个年头。久立和其创始人周志江是改革开放进程的见证者,久立的故事也可算是一部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教材书。
  如果不看工牌,你根本没法从久立的员工中找出周志江来。这个看起来并不高大的男人,穿着和员工一样的工作服,比起在外应酬,他更喜欢在员工食堂排队打饭。30多年来,他保持着创业之初的一贯作风:他的办公室有个小小的电热炉,因为加班错过饭点时,打一份饭加点咸菜,在炉子上热一热,就是一顿美餐。
  这是周志江的日常。
  但正是在他手中,久立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特殊)不锈钢管企业,不锈钢管单项销量排名世界前三位。

▲周志江(资料图)

 
  从危机到生机
  说起来,我创业的过程比久立的历史还要长一点。第一次“创业”是1982年,我33岁。
  当时我在湖州磁性材料厂工作,这是个乡镇企业,有70多个工人,年销售额才13万元,连续三年亏损,严重资不抵债。那年的11月底,我被任命为厂长,算是临危受命。
  我觉得这个厂当时的主要问题是技术和产品质量不行,产品卖不动,所以我新官上任,经常到各地去邀请技术骨干来加盟。1983年春节前,我去江西出差,回到厂里一看,一场大雪把主厂房给压塌了。
  当时厂里人心惶惶,工人回家了,副厂长辞职了,还有各种流言,都说房倒了,人散了,厂办不下去了。
  我咬了咬牙,找到驻上海的销售员老毛,让他想办法一定要在春节前收回1万元货款。我心里想着,无论如何要在春节前先把工人的工资发掉,把人心稳住,厂房塌了,但只要人心不散,工厂还得办下去。到了腊月廿六,能干的老毛终于拿到了钱。我高兴极了,马上挨家挨户去发工资。
  可能是这个做法起到了效果,春节过后,大部分的工人都回来了,这让我心里感到特别欣慰。我们先修复了厂房,之后迅速恢复了生产。我也对工厂管理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当年企业就起死回升,扭亏为盈,第一年实现利润3.6万元,第二年盈利8万元。此后几乎每年都以翻一番的速度在增长。等到我离开这个厂时,厂里的年销售额已经有300多万元,利润30多万元。
  1986年,我被乡政府任命为乡工业公司经理,负责管理全乡的工业企业。期间,我出去引进投资项目时,发现不锈钢管项目前景光明,就打算从此着手。
  1987年,我辞去了乡工业公司经理的职位,开始筹建湖州金属型材厂。这一年,我们以乡镇企业的名义从上海电子材料公司引进风险投资50万元,在湖州当地配套贷款95万元,以此起家。
  1988年,企业建成投产。然而一投产,我们就遇到了当时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宏观调控,紧缩银根,企业贷款困难。像我们这样刚建成的企业,银行更不肯贷款给我们了。我们没有钱买原料,一开工就面临着停产,企业可以说是徘徊在生死边缘。
  我当时一咬牙,抱着碰运气的想法,打算向政府求助。我去市政府大院找当时分管农业的领导,正好看到当时的湖州市市长葛圣平。我大着胆子走进他的办公室,简要反映了我们这个项目的发展前景和现在遇到的困难。葛市长根本不认识我,但他耐心听完了我的话,而且马上理解了我们的困难。他当场为我们写了一张条子,我还记得写的是:“丁文贲(当时的市财政局局长),企业需要资金,请财政局酌情考虑。” 
  随后,我们得到了市财政局的支持,借到了50万元。有了钱,我们马上开工做订单。这就像是一场及时雨,这笔钱对我们来说,不仅仅帮助我们渡过了最初的资金难关,延续了企业的生命,更为企业的发展提振了人心,打开了市场。
  这些事情现在讲起来轻描淡写,不过在当时,却事关企业存亡。当时企业刚刚起步,就像小婴儿,可能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夭折。一方面自己努力,一方面也靠政府营造良好的环境支持,我们才能生存下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从“25999”到“久立”
  1992年,我在从深圳回来的飞机上,看到了《深圳特区报》上刊登的邓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当时我就感觉,属于我们乡镇企业的新时代来临了。我至今还保存着刊有南方谈话的那一份报纸,上面提到的“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打破姓资姓社,肯定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等等话语让我记忆犹新。这对我们企业家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当年,我们厂挺过了最初三年的亏损,实现了320万元的利润,还清了贷款。
  说起来,我还做过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就是给厂里装电话。当时,我们湖州金属型材厂一部电话都没有,业务往来的电话全靠镇西乡政府总机转接,经常半天都接不通。对外省的业务主要靠电报,往往是隔天才能送到。
   当时我们有个兰州客户,有一个周五,他给我发了份电报,问我们能不能接一个订单,要求周六前给回复,结果我到第二周的周一才收到电报,一笔大订单就这么“丢”了。
  这件事让我下定决心要给厂里装台电话机,当时的程控电话价格很高,10万元一部,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不过想了想丢掉的业务,我狠了狠心,坚决要装。
  在选号码时,我选了比较好记的“25999”这个号码。正是靠着这部电话,后来我们的业务来往很顺畅。后来企业改名的时候,想了很多名字,最后从电话号码上想到了“久立”这个名字。“25999”不仅是我们的幸运号码,也成了企业名字的由来。

  从多元化到专业化
  1999年,我们兼并了湖州的老牌国有企业湖州钢铁厂,并且接收了他们的工人,企业负担一下子加重了。
  当时,因为公司发展很快,我们跟很多企业一样搞起了多元化经营,旗下拥有防火电缆、硅微粉、防盗窗、航空用品等多个产业。
  但兼并湖州钢铁厂后遇到的问题,让我觉得同时做好几项业务非常消耗精力,也体现不出企业的真正优势。为此,我们企业内部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也请杭州一所大学的教授做了战略规划。专家也建议做减法,从多元化改走专业化发展道路,做强做专不锈钢管业。
  经过通盘考虑,我决定调整方向,逐步退出非钢产业。我们花了三年时间,对企业进行了大调整,关闭了航空用品厂和拉丝厂,卖掉了电缆厂和新乡镁业,送掉了铁佛防盗门和硅微粉厂,集中精力做不锈钢管。
  久立耐火电缆公司的转让引起的争议最多。这个项目已经培育了十多年,有国内最大的防火电缆生产基地,生产规模居国内领先地位,市场占有率达70%以上,年销售额达1亿多元,利润有1200多万元。这个转让,很多人都不理解。不过现在转头看看,当时还是应该这么做的:只有做专,才有能力在一个产业做精,才有可能做强。
  通过做“减法”,我们把资源集中到了主业上。2002年,企业走出了困境。
  那一年,鉴于新的市场发展形势,我们把产品定位为“长特优,高精尖”,专注做不锈钢管。这对我们的装备工艺提出了新的要求。在考察了市场后,我打算引进3500吨热挤压机。
  热挤压工艺在当时属于世界先进技术,它克服了以往工艺的种种弊端,几乎可以生产满足各行各业、不同品种、不同要求的高品质不锈钢、高合金钢及特种合金的管(型)材的制造要求。不过,当时中国只有一家国有企业有一台这样的机器。对我们民营企业而言,如果决定投资,金额非常大,技术要求也很高,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相对而言较缺乏。一旦不成功,企业将面临倒闭的境地。到底要不要上,我们内部也有很多争论。
  2004年,经过深入调研,反复认证,我们终于做出了投入3亿多元资金引进3500吨热挤压机的决定。2006年10月18日,挤压机热试成功,顺利投产。这在行业内是一件轰动的大事,被列为2006中国不锈钢行业的10件大事之一。
  这也是久立发展史上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先进的装备引入,为我们久立不锈钢管做强做大,做“长特优、高精尖”打下了基础。
  这两年,随着持续的技术创新,我们已经成为世界不锈钢管销售量前列的行业领头羊。现在,久立要做的是持续开发高端产品,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所需要的新材料国产化作贡献。
  我们已经连续创造了多个行业中的“第一”,有9项替代进口产品,包括核电蒸发器传热管、超超临界火电高压锅炉管、LNG低温耐腐蚀油井管等产品。2017年,集团公司营业收入达132亿元。

 

 
  专注、诚信方能“久立”
  久立发展了这么多年,我认为专业化是关键。被行业认可需要质量和品牌,这些都需要时间来证明。
  诚信和质量,是企业的立身之本。讲求诚信,重视质量,使得用户、供应商、市场和各级政府信赖我们,帮助我们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也为我们打开了国际市场,获得壳牌、美孚、阿美、中石化、国家核电等世界500强企业的认可。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从贫穷落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民营企业原来是经济的补充,现在成了半壁江山,在浙江省,民营经济更是经济发展的主体,这是了不起的成就。我为这样的发展成就感到无比骄傲。
  我是1984年入党的,你看我胸前挂着党徽。我常教育子女,珍惜今天,继续奋斗,爱国、爱岗、敬业。不过,我们的下一代面临的竞争情况与我们当年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以前我们只要埋头苦干就可以了,但新一代的企业管理者需要有前瞻性的眼光,看到未来的需求,发现潜在的市场。
  我也很期待新一代的企业家们,在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中起到更多的作用,作出更大的贡献。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