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如果未来需要大资金投入 娃哈哈可以考虑上市

宗庆后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关于上市,公司现在不缺钱,如果未来要上需要大资金投入的项目,也可以考虑上市。

世界浙商网讯2018-09-28 11:07:00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

  世界浙商网讯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关于上市,公司现在不缺钱,如果未来要上需要大资金投入的项目,也可以考虑上市。如果上市了不让股东赚钱也不是健康的股票市场。

  针对流动性和货币政策收紧的情况,宗庆后表示,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公司不贷款不借钱。宗庆后还透露,正在开发针对亚健康的系列有保健功能的新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任何企业如果没有危机感,都可能会出现问题。世界上倒闭的大企业很多,要么是盲目扩张,要么是方向不对,做企业就要不断修正自己的发展战略。

  实业兴则国家兴,实业强则国家强。在讲究速度的现代商业世界,娃哈哈是一个另类。

  理解娃哈哈有两组需要辩证看待的相对关键词:快和慢,保守和创新。一种观点认为娃哈哈过于保守而导致发展缓慢,娃哈哈坚持不借贷,没有一分钱银行贷款,也没发行过任何债券,这么多年来完全靠自有资金内生性增长。

  杭州市清泰街160号一栋灰色朴素的六层小楼是娃哈哈总部所在地。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近日在其总部六楼办公室中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说,娃哈哈一直坚持主业,不负债,不追求过分扩张,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慢即是快”。

  这一“保守”的战略在2018年优势凸显。始于2017年的金融去杠杆,2018年得以快速推进,潮水退去,不少过度扩张的企业遭遇流动性之困,违约频发。对比保守而稳健的娃哈哈,这像极了“龟兔赛跑”的寓言。尽管,当下中国饮料市场增长放缓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消费者健康意识提升后,全球饮品企业共同面临的新挑战。

  实业报国对娃哈哈也不是空话。截至2017年,娃哈哈已向国家缴纳税金568亿元,并在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东北老工业基地等17个省市投资85亿元,建立了71家分公司,这些区域累计实现销售收入1642亿元,利税282亿元,带动相关产业年新增产值100多亿元。

  如今73岁的宗庆后,一天仍要工作十多个小时,一年有200多天都泡在市场一线,在他带领下,娃哈哈白手起家,从一个校办企业的经销部发展为如今总资产近400亿元的中国饮料行业龙头企业,有坚守,也有因时而变。

  采访时,工作人员在宽大的红木办公桌上给记者摆放了两瓶娃哈哈的新产品,身着白衬衣黑西裤的宗庆后指着饮料瓶对记者笑着说,过去中国人不富裕,所以都爱喝甜的,现在要讲究健康,这个口味很清淡爽口。

  “做企业,摊子还是不能铺得太大” 

  《21世纪》:回顾娃哈哈发展三十年历史,你觉得最关键的节点是哪几个?

  宗庆后:娃哈哈创新三个关键节点都是跟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联系在一起的:第一个是1988年独立自主研发出娃哈哈营养液让娃哈哈年销售破亿,完成原始积累;第二个是1991年兼并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实现了规模化经营,我们100多个农民工兼并了2000多个国有正式职工,第二年就是邓小平发表1992年南巡讲话;第三个是对口支援三峡库区后先富帮后富,对口扶贫国家级贫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走向全国。

  《21世纪》:娃哈哈已经是国内最大的食品饮料企业集团,娃哈哈的经营哲学是什么?

  宗庆后:专注主业,小步快跑。做了感觉做不好,马上掉头,坚持不贷款,还保留大量资金的结余。娃哈哈实行高度集中的统一管理,培养了很好的销售渠道,全国有80多个生产基地,100多个分公司,销售供应和财务都是统一的,不会乱套,也不会有太大的漏洞。如果各个分公司自己搞销售,那就自己跟自己竞争。

  娃哈哈也在进军“智能制造”。最早期整线引进国外先进生产线,后来引进单机,自己集成自动化生产线,现在自行设计规划智能工厂。几年前我们就已感觉到,工业机器人将是人工智能制造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很多传统制造企业采购设备,娃哈哈却选择自主研发,这是娃哈哈继食品饮料之外最重要的产业。娃哈哈已成为国内食品饮料行业唯一具备自行研发、自行设计、自行安装调试设备能力的企业。

  《21世纪》:娃哈哈在做战略调整或选择的时候,达成今天的格局曾放弃过什么?娃哈哈30年坚持不上市,但去年30周年庆你公开表示适当的时机也会考虑上市,为什么?

  宗庆后:放弃肯定是有的,一个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一定会存在选择。看见不对,就要及时止损。我们的主营产品寿命还是比较长的,开发新的业务对销量要求很高。所以我觉得做企业,摊子还是不能铺得太大,我们坚持小步快跑,所谓“小步”,是指在决策上要小心谨慎,力所不及的事情、心中无底的事情我们不去做。“快跑”是指机会一旦出现了,就迅速行动,把握机遇,不能犹豫。

  关于上市,我们现在不缺钱,如果未来要上需要大资金投入的项目,也可以考虑上市。如果上市了不让股东赚钱也不是健康的股票市场。

  “靠贷款为生的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很正常” 

  《21世纪》: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轰动全国的“达娃之争”有没有什么新的领悟?

  宗庆后:合作要平等,信守契约经济。中国人一直害怕到国外去打官司,我们不去欺负人家也不能让人家来欺负我们。当年打这个官司的时候压力也很大,舆论都在指责我们没有契约精神。但我们并没有错,违反合同的是达能。后来这个官司不光在国内打赢,国外也打赢了,这是捍卫民族企业尊严与利益的一场漂亮的“自卫反击战”。

  《21世纪》:对中美贸易摩擦你怎么看?

  宗庆后:当务之急是把内需拉起来,我们有14亿人的大市场,不让出口,我们就自己内部解决。中国的城镇化还大有可为,产业要发展到县城,县城和乡村振兴了,中国还会持续快速发展很长一段时间。县城要振兴,房价要便宜,让农民都能买得起。农产品的进口也要控制,农民不能生产靠补贴,要提高农产品的价格才有积极性生产。

  《21世纪》:近两三年以来,政府力推去杠杆,流动性和货币政策收紧,娃哈哈有感觉到资金方面的压力吗?现在货币政策开始转向,有感到宽松吗?

  宗庆后:实体经济是实实在在创造财富的,虚拟经济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国家需要高端制造业,也需要解决衣食住行的传统企业,哪里有那么多高端经济?

  近年来很多公司过度举债过度扩张,导致受到金融市场的影响很大。今年去杠杆一收紧让靠贷款为生的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也很正常,这是正常的新陈代谢。但去杠杆一刀切也不行,本来还能发展的都死掉了,已经过剩的行业出清是可以的。

  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我们不贷款不借钱。创业早期娃哈哈也有五万多的贷款,但很快就还掉了。兼并罐头厂时,原罐头厂有贷款4000多万,两三个月之后我们就帮他还掉了。

  “任何企业如果没有危机感,都可能会出现问题” 

  《21世纪》:娃哈哈身在杭州这样一个电商之都,你之前曾说过不抵制电商,但也不拥抱电商,但娃哈哈最近也推出社交零售的概念来推新产品,电商和饮料行业的结合是否会给原来的秩序带来变化?

  宗庆后:电商模式可以方便一部分消费者,但是如果一味地通过花钱买流量,也导致实体零售业的萎缩,创造部分就业也导致更大规模的失业,我认为发展电商需要规范和适度。现在营销很难搞,年轻人不看报纸也不看电视不看电脑,手机也刷新很快。新的线上销售渠道不受我们控制,还是以渠道商为主。现在渠道销售成本也越来越高,房租人力运输成本都在上涨,打压了我们的利润和经销商的利润。

  尽管如此,传统经销渠道我们也不会放弃,也永远都会存在,因为饮料的分量重附加值小,电商做不好,消费者也不可能完全不出门。以前是农村人多,现在是城市人多,大的经销商不可能去做零售店铺,通过批发商批发下去利差很小。所以老的经销商我们还是保留,让他们生存,同时让一部分新的中间商去做新的渠道。

  《21世纪》:娃哈哈产品创新的流程是怎样的?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宗庆后:通常我们是先进行市场调查,了解消费者的潜在需求,听他们在说什么,让开发人员多参加科学类论坛,也要听听科学家和医生们怎么说。

  成本上升对我们产品也提出了高附加值的要求。转型升级要提高产品的质量和档次,饮料行业没有什么风口,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吃要喝的,关键是要适应客户口味的改变。过去穷的时候饮料要浓要甜,现在要清淡健康。我们正在开发针对亚健康的系列有保健功能的新产品。

  《21世纪》:娃哈哈在今天这个体量会有危机感吗?如果会,是什么原因?

  宗庆后:任何企业如果没有危机感,都可能会出现问题。现在娃哈哈的抗风险能力还是比较强的,规模大,资金流充裕,但如果停止发展的话就会落伍。世界上倒闭的大企业很多,要么是因为盲目扩张,要么是方向不对,做企业就要不断修正自己的发展战略。

  《21世纪》:你42岁才开始创业,如何看待现在年轻化的创业潮?

  宗庆后:我认为做老板才叫创业是过去式,我们讲360行行行出状元,亦是如此,在自己喜欢的行业里做得好就是创业,不是非要做老板。过去我们创业的时候是在紧缺经济时代,相对比较容易,现在是过剩经济,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现在创业就很难。我认为在一个企业做到管理层或者专业上积累到一定程度,再去创业有更高成功的几率。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