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企业突破百家——解读捷豹·2013浙商全国500强

500家企业像一面面旗帜出现时,一百余家营收百亿以上的企业成为一大亮点。虽然,500强入围门槛有所降低,但是其总营收达到3.91万亿元,较去年的3.26万亿元增幅达到20%,高于浙江省3.46万亿元的GDP总值。   2013浙商全国500强是观察浙商生存状态的晴雨表。今年,这份榜单首次出现了三家千亿级巨无霸,距离2000亿的营收规模只有一步之遥。

世界浙商网记者 胡忻

    500家企业像一面面旗帜出现时,一百余家营收百亿以上的企业成为一大亮点。虽然,500强入围门槛有所降低,但是其总营收达到3.91万亿元,较去年的3.26万亿元增幅达到20%,高于浙江省3.46万亿元的GDP总值。
  2013浙商全国500强是观察浙商生存状态的晴雨表。今年,这份榜单首次出现了三家千亿级巨无霸,距离2000亿的营收规模只有一步之遥。

  自2008年以来的经济困顿期仍然没有撤离的显著迹象。但是,我们庆幸的是,浙商群体中百亿级企业规模正在急剧扩容。种种迹象表明,一个浙商创新驱动的时代正在开启。

  无论是外部环境的倒逼还是内部发展突破瓶颈的需要,创新都开始成为企业自身发展的内在需求。与过去榜单折射的问题不同,今年的榜单显示出创新者生存的特质。当然,我们没有回避,在创新过程中,仍然有诸多难以克服的困难。

  创富3.91万亿元

  我们预期今年入围榜单的门槛会进一步提高,但现实总是有些残酷,今年入围企业的门槛降低至7.1亿元,比去年略少于0.4亿元,但上榜的500家企业总营收规模依旧创造了新的纪录,达到3.91万亿元,较之去年增长了6494.8亿元,增幅达到20%,依然高于浙江省3.46万亿元的GDP总值。

  从行业分布来看,消费品和机械与电气设备仍然是浙商企业的重心产业,分别有88家和81家企业上榜,创富4143亿元和5806.6亿元,约占500强榜单营收总和的10%和15%。而今年综合类企业由去年的48家上升至66家,创造的营收总和高达9469.3亿元。这部分企业的蜕变见证了浙商由低小散的业态逐渐走向壮大的过程。

  今年入榜的浙江省外企业由去年的73家减少至56家。经济形势欠佳以及省外投资环境的复杂造成了企业业绩下滑,也影响了省外企业的申报热情。但是,由于制作榜单的纯粹性和独立性,我们仍然对全国的浙商进行了大浪淘沙式的搜索,尽可能准确地反映浙商的生存状态。

  另外,今年入榜企业中拥有或本身是上市公司的数量达到211家(若旗下拥有1个以上上市公司仍以1家计算),显示了越来越多的浙商企业正在去家族式企业的痕迹,通过进入资本市场倒逼企业由家族治理向现代公司治理的科学管理转变。

  两千亿企业即将诞生

  在2013浙商全国500强里,一些国企首次进入了这一榜单,他们是浙江省物产集团公司、浙江国贸集团等。在过去几年榜单影响力的辐射下,使一批国企负责人或致电或发函,要求将他们纳入浙商500强中,原因在于这些集团公司虽为国企,但是他们的市场化程度极高,其旗下子公司在股权结构上大量引入民资、外资。他们进一步指出,国企负责人其实也是浙商中的一员。与去年浙商全国500强仅有吉利单家千亿级企业一枝独秀不同,今年的榜单呈现出浙江物产、吉利、万向三家千亿级企业三足鼎立的格局。

  2012年再次冲入世界500强的浙江物产集团以1966.3亿元的庞大身躯登顶2013浙商全国500强。在外贸环境受外部经济形势冲击的情况下,浙江物产依然取得了各主要业务板块均有所增长的骄人成绩。其中,尤以钢材和铁矿石增长最快,全年销售较去年增长约18%,充分显示了世界500强企业的淡定和底气。

  尽管屈居第二,吉利依然是榜单上不可忽略的主角。作为浙江制造业的翘楚,吉利控股集团以1549亿元的销售收入(吉利合并沃尔沃报表)继续稳步向前,较去年增长5%。如果仅从民企的排名来看,吉利是当之无愧的两届冠军。在尚未获得吉利控股集团合并报表后的财务数据前,本刊一直在猜测吉利今年的表现会如何?从多方数据来看,吉利自主生产的汽车2012年出口销量猛增,而被大众寄予厚望的沃尔沃却惨遭滑铁卢。

  吉利汽车(HK·00175)年报显示,2012年集团总收益增长17%至人民币246.3亿元。尽管2012年中国轿车市场的整体增长只有6%,但强劲的出口销售依然带动了吉利集团总销售量的增长。

  到去年10月底,吉利汽车2012年累计出口就已经突破81000台,比去年同期增长190%,提前完成了全年目标,成为中国汽车品牌进军海外市场的一匹黑马。而在众多的海外市场中,俄罗斯、伊拉克、沙特和乌克兰等市场的表现最为突出,尤其是俄罗斯成为吉利海外销售的“龙头”市场。这似乎也意味着,经过近10年对海外市场的探索和培育,吉利汽车的国际业务已经步入正轨。

  遗憾的是,传说中的“老虎”沃尔沃却没能通过抓住中国市场恢复其捕食猎物的本性。沃尔沃发布的2012年销售报告显示,在沃尔沃的十大销售市场中,除美国、俄罗斯、荷兰和日本出现了小幅增长外,包括中国、瑞典、德国等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均有明显下滑。其中,中国市场的销量比2011年下降了10.9%,仅次于意大利和瑞典。

  短期来看,李书福蛇吞象的连锁效应主要表现在让收购沃尔沃带来的国际声誉反哺其国际市场。通过收购沃尔沃,他开始了一次对吉利的再造。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年,又一只千亿级“大老虎”出现了,它就是万向集团。2002年,万向首破百亿元;2012年,万向如愿冲破千亿元。从百亿元到千亿元,正好十年。这与万向创始人鲁冠球的预期一致。

  多年来,万向在海外攻城略地,收购大量太阳能工厂,其构建全球汽车零部件产业平台的野心表露无遗。继去年万向成功收购了世界著名电池制造商美国A123公司之后,今年初又完成了对国际汽车零部件厂商美国BPI公司的整体收购,海外收获颇丰。不仅如此,在鲁冠球的千亿版图里,除了汽车零部件还有能源和金融产业,此外还囊括了风、光、气等清洁能源项目。这个老牌企业焕发出的源源不断的活力,来自于其勇于探索的创新纬度,试图整合全球资源,以传统制造业切入能源、金融领域,从而脱胎出一个新的“世界的万向”。这是掌门人鲁冠球对万向的再造。

  通过观察这三家千亿企业的成长故事,我们发现国际化是他们的共同标签,这似乎证明了冲破千亿藩篱考验的正是浙商们判断世界发展格局的眼光以及整合全球资源的驾驭能力和放眼天下的宽广心胸。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源自一场变革,源自他们对企业的再造,源自他们内心向往创新的动力。

  百亿矩阵将成创新主角

  向百亿冲击的梦想承载着大部分浙商从做生意到做事业的战略转换,然而百亿之后的漫漫长路又该怎么走?

  2012年,浙商百亿大军规模继续扩容。榜单上,共有105家企业突破百亿规模,比去年增加了19家。10家500亿元以上规模的企业平均增长率仅为12%,44家200亿元以上规模的企业平均增长率为28%,这似乎说明了当企业战略调整带来的红利释放完毕之后,企业越接近天花板往上攀爬的动力就越不足。

  在榜单申报过程中,去年一些百亿元以上规模的企业今年以“业绩下滑”为理由婉拒了我们的评选。多元化是许多浙商在将企业做大时选择的一条捷径,但每一年我们都能看到不少企业死于“摊子铺得太大”。似乎只有每到经济下行之时,我们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到专注的可贵。

  浙江荣盛控股集团去年以468.3亿元的销售收入实现了34%的增长。尽管这两年荣盛控股董事长李水荣开始在新能源、金融等领域寻找新的机遇,但他始终坚持把石化化纤作为荣盛控股集团的主导产业。除了继续在产业链上游纵向延伸,李水荣还制订了以创新为关键词的“横向战略”,主攻新型化纤研发,提升产品的差异化。多年来,在其“总要比同行领先一点”的坚持下,荣盛控股集团在化纤这个传统领域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荣盛都能气定神闲地以每年平均30%的增长速度向前行进。

  如果说李水荣的创新是基于专注的创新,那么阿里巴巴的高速成长则诠释了创新的无限魅力。作为中国电子商务的创始者,阿里巴巴的触角在十多年的时间里从B2B到淘宝、支付宝、聚划算、云计算再到手机操作系统和阿里金融,几乎每一步都在用创新承载着未来。

  创新者的困境

  2013浙商全国500强榜单证了一次大规模的行业洗牌:榜单后200家企业的排位出现大量的更替,部分去年新晋的企业今年不慎掉出了500名之外,而营收出现负增长的企业也由去年的48家增长到107家。

  鸿雁电器总裁王米成在接受《浙商》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各个行业的洗牌还会加剧,小微企业的发展会更难,因其市场在退缩。而大型企业的市场份额会扩大,整个行业的集中度会增加。这意味着行业间的竞争还会日益加剧,创新才是每个企业制胜的法宝。

  而长期以来,浙江省规模以上企业的工业增加值在全国一直处于落后状态,大部分工业企业的产品附加值和利润均低于平均水平。浙江工业大学教授程惠芳对此表示,现在很多企业遇到问题总是抱怨外部环境不好,自身的内生力量太弱,重心没有放在人才队伍的建设和技术的创新上,大部分企业的创新都源自政府的驱动,但“政府驱动的力量太强,导致所有人都在为争取政策花功夫,政府政策的效益比企业创新的效益来得要大。”

  前两年榜单上涌现出的一批光伏企业,便在地方政府政策驱动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除了个别企业还在坚守阵地之外,大部分已溃不成军,消失在榜单之中。曾经的光伏明星东方日升(第439位)、晶科能源(第181位)和向日葵(第400位)(详见本刊案例篇P68)成了榜单上的亏损大王。由于长期盲目扩张导致光伏产业产能阶段性过剩,企业间的竞争只能停留在价格战阶段,致使企业难以实施产品差异化战略,创新难以为继。

  创新从来就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以技术创新见长、在其细分领域享有很高知名度的宁波慈星股份(第293位)去年也遭遇了市场的考验,销售收入下跌35%至21.7亿元。其2012年的年报在解释下跌原因时称“由于下游针织行业的波动造成下游订单减少,同时产品售价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下游针织企业设备升级换代进程的推进和市场饱和度提升,也是导致其产品需求放缓的原因之一。

  全国政协常委、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5月初在浙江视察工业经济强省建设时就谈到,任何一个技术都有其生命周期,“当我们津津乐道时,它可能就已经过时了,因此企业必须要高度重视技术的原始创新。”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