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强者的机会——2009浙商全国500强榜单解读

2009浙商全国500强排行榜所呈现的数据充满张力。2008年,上榜企业(全国各地浙商民营企业)创造的销售收入(营业收入)总额约在1.95万亿元,其数值接近于同期浙江GDP(2.1万亿元)总量,约为中国GDP(30.06万亿元)总量的十五分之一。

世界浙商网记者 冯永明

    2009浙商全国500强排行榜所呈现的数据充满张力。2008年,上榜企业(全国各地浙商民营企业)创造的销售收入(营业收入)总额约在1.95万亿元,其数值接近于同期浙江GDP(2.1万亿元)总量,约为中国GDP(30.06万亿元)总量的十五分之一。

  500·500·500

  本次榜单共有38家企业营业收入超过百亿元,总值达到7333.4亿元,占500强销售收入的37.7%。总部位于浙江杭州的万向集团有限公司以450亿元的销售收入位居榜首。本次榜单入选门槛为5亿元,上榜企业的销售收入平均值则高达39亿元。通过对申报名单的梳理,我们发现营业收入5亿元是中小企业成长的一道坎,一旦跨越,企业的成长速度就会加快。

  令人惊奇的是,百亿也是企业成长的一道坎,百亿企业的平均增长率会明显放缓,为14.9%,而500家上榜企业的平均增长率为20%。尽管受到金融危机影响,仍有51家企业的增长率超过50%,最高的甚至接近25倍,增速百强榜上的平均增长率为90.4%,显示出企业旺盛的生命力和经济成长预期。这证明了危机正是检验一个企业是否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最好契机。

  我们发现,“2008年中国企业500企业的入选门槛是93亿元,如果静态地以这一标准作比较,就有50家浙商企业会进入中国企业500。而当年中国民营企业500的入围门槛则是25.8亿元,有174家浙企上榜,同样静态地以此标准作比较,今年浙商企业将会有200余家上榜。

  通过榜单,我们看到浙商全国500强与全球500强之间的巨大差距。《财富》杂志评选全球500强前50名的最低营业收入超过4000亿美金,而浙商全国500强前50名的最低营业收入不过80余亿元人民币。

  相对于西方上百年的工业文明史,中国的企业是在创业土壤坏死的时代起步的,他们仅仅用了30年便开始敢于向全球500强发起挑战,并已经与他们同台竞技,成为全球产业链上的一员。这已经是一个奇迹。

  但是大并不应是企业唯一的追求。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宗佩民发出忠告:意味着企业的规模大、销量大;而则意味着企业的盈利能力强、抗风险能力强、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和可持续发展的后劲等。企业追求的目标应该是做强,做长,然后才是大。

  这也正是我们制作榜单的一个初衷,希望更多的浙商能够更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同时又能看到未来成长的空间:一个卓越的企业应该不断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实现在三重境界上的跨越:从500大企业到500强企业,直至500年企业。从产业价值链的角度说,未来只存在两种企业,一种是规模超大的企业,另一种就是专业化非常强的中小企业。

  浙商全国500强的经营密码

  制作2009浙商全国500强榜单是一个全新的事物,整个团队经历了一次艰难的探索。这次探索过程中,我们在寻找中国企业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探寻危机之下诞生伟大企业的概率和机会;探寻在全球经济危机之下,浙商在重构商业秩序及产业价值链上所扮演的角色定位。

  这一榜单将是观察全球经济危机的一面镜子,它从一个侧面记录行业的兴衰、产业的变革。我们试图利用上述数据,解剖中国的经济肌体健康状况以及浙商群体的生存境遇。为此,我们试图用一把切入企业肌体的匕首进行类似庖丁解牛的工作,来实现上述愿望。

  1985年,迈克尔·波特提出了一个价值链的概念。他认为,每一个企业都是在设计、生产、销售、发送和辅助其产品的过程中进行种种活动的集合体。所有这些活动可以用一个产业价值链来表明——产业价值链就是我们手中的匕首。

  这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时代。在经济衰退之中,我们重新以价值链这样的命题来解析经济,将会挖掘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迈克尔·波特这位国家竞争优势战略的倡导者进一步指出,一个企业要赢得和维持竞争优势不仅取决于其内部价值链,而且还要取决于在一个更大的价值系统(即产业价值链)中,一个企业的价值链同其供应商、销售商以及顾客价值链之间的联接。在我们看来,只有不同类型的企业更加忠实于自己的岗位(即所处链的位置),并不断实现链条间的竞合,才能保持企业的持续竞争力。

  价值链将会创建一个怎样的经济生态,又将如何引领一个企业获得成长的动力、保持不息的创新动能?一个企业内的价值链如何从传统的基于产品和服务的交换为主逐渐成为以战略联盟、流程对接为特征的深度合作?价值和利润如何在产业价值链上转移和流动?

  寻找企业自身的位置,企业需要不断的尝试,这种尝试也是很多企业成功的最初力量,也是企业由大到强的基础。有效的价值链要求每一个公司都能找到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位置,而不是伪造这种位置。

  雅戈尔(8.16,-0.03,-0.37%)集团(11)是一家总部位于浙江宁波的企业,李如成创办这家企业已经有20年的时间。几年前,这家传统服装企业尝试通过以金融推动企业发展的方式,实现产业跨界整合,形成价值链的内循环效应——这是一个充满冒险的历程。

  这种尝试起初是成功的,雅戈尔股价随着金融投资收益的攀升而上升。在房地产最为火爆的年代,企业的业绩更是跨越式地增长。

  然而,对于金融投资,李如成明显感到了某些不安。他对《浙商》记者说:我只是一个农民企业家。但李如成的最可贵之处在于,他的思想从不为外界的变化所囿。

  在雅戈尔周围,一批企业正在突破天花板效应。同城的杉杉控股(32)欲转型为一家大型综合商社,已与日本株式会社联姻,希望在未来能从百亿跨入千亿大企业行列。

  李如成不敢怠慢,他希望雅戈尔加速壮大,并成为一家百年企业。为此,他必须把企业做得再大些、再强些。2008年,中国的股市从6124点上方坠落到最低的1664点位置,房地产市场则销售大幅萎缩。曾经因为在金融和房地产投资上的巨大成功而备受羡慕的雅戈尔,也因在资本市场及房地产市场的投资受挫,广受外界诟病。但李如成说:传统产业要想做大做强,只有与金融结合这一条路。去年在金融市场投资或许并不成功,这是企业必须要缴纳的学费。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利用廉价的生产要素成本,创造了丰厚的企业效益,企业在短期内迅速壮大。一些拥有百亿销售规模的大型多元企业,曾经集中体现了这种粗放管理下的野蛮生长。

  经过改革开放的历练,中国发起的经济变革需要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即让资源的配给更加精细化、让企业在更平等的竞争环境下竞技。

  横店集团(13)创始人徐文荣,这位65岁的老人,不得不面对创业以来最大的挫折。他曾希望花毕生的精力在浙江省中部的东阳县横店镇,按照1:1比例重建一个占地达400余公顷的圆明新园。然而,受到国家有关土地政策的限制,去年徐文荣不得不放弃这一计划。而横店集团创始之初建造有东方好莱坞之称的横店影视城,在土地的获取方面并不是一个难题。

  徐文荣开始面对的是一个管控更加严苛的新时代。中国民营企业的原始积累方式逐渐改变。企业家不得不进行思维革新,来应对这个多变的环境。

  不过,横店集团仍然以较高的增长率保持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但其增长的方式显然已经改变。

  在本期策划中,我们将看到,横店集团是如何通过打造产业价值链,从而与过去的发展模式决裂,迈向新纪元的故事。这个故事将告诉我们,中国的民营企业是如何在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开拓前进的。

  续写新的增长故事

  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商业表现形态,商业发展形态的演变最终形成国家的商业性格。每一代人都无法跨越他的时代,去完成属于新一代企业家所需要完成的使命。

  那谁来续写新的增长故事?

  保罗·克鲁格曼这位刚刚在中国游历近一个月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说,新科技将创造新的机会并且整顿工业秩序。我们通过对2009浙商全国500强的分析发现,新科技、新能源正在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中坚力量。创新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企业一种自发的、内在的成长力。

  总部位于浙江嘉善的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107),成立于2005年,创造了最近三年平均收入增长率4793%的奇迹。以谨慎著称的浙江昱辉董事长李仙寿说,刚起步时,企业会有一个高的增长速度,但这种模式会存在危机。在高速发展中,必须要有更大的投入才能维持运转,所以必须把企业的增长速度放缓。即便如此,浙江昱辉每年仍然会以50%的年增长率保持高位运行。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其生产的太阳能类产品源源不断地出口德国、意大利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与浙江昱辉几乎同时成立的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向日葵,第370),这家正在酝酿赴创业板上市的绍兴企业,突出的自主创新能力受到外界注目,过去一年实现了227.3%的增长率,营业收入从2007年的3.3亿元增至10.8亿元,在增长率TOP100上列第6位。

  浙江向日葵已经成为绍兴袍江工业区的一抹亮色。2008年,浙江向日葵所在的工业区内一批传统老牌纺织企业倒闭。

  本轮经济危机,将改变各国能源消耗的方式。浙大经济学院副院长金祥荣说,外部环境迫使中国科技进步,具有强烈创新能力的新晋者将有力地推动企业竞争与产业升级,激活中国的经济。在未来,他们或将成为行业的颠覆者。上述创新型企业的成长经历再次证明,创新依然是企业迈向成功的最强大动力,也只有拥有强烈创新意愿的企业,才能更加高效地在世界产业价值链上获取位置,并提升整个价值链的有效性。这些成长中的企业,正在成为中国经济新的脊梁。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