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时代:小即是大

纳米技术领域本身没有培养出诸如苹果或谷歌这样的巨头,但能给电池、半导体等关键产业带来重大影响。

世界浙商网记者 牛金霞

  “很多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以为‘了不起’的技术意味着‘大’技术,但如今的科技进步更多意味着‘更小’而非‘更大’。我们需要的就是轻便、便宜、能嵌入到任何东西中去,又不会消耗很多能量的‘小东西’。”皮埃罗说,未来的技术会是“看不见”的技术。 

   

  未来的技术是看不见的 

  《浙商》:纳米技术为什么很重要? 

  皮埃罗:有人问我未来技术的大趋势,我说未来的技术会是“看不见”的技术。很多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以为“了不起”的技术意味着“大”技术,但如今的科技进步更多意味着“更小”而非“更大”。我们需要的就是轻便、便宜、能嵌入到任何东西中去,又不会消耗很多能量的“小东西”。很多人会想到“纳米机器人”,这种肉眼看不到的小机器人能直接通过脑机接口跟人类沟通。“纳米”通常指的是在原子或分子尺度上进行研究的科技。未来,纳米设备将会占据人类的身体,同时,人类将通过这些设备创造大量应用、产生海量数据来占据网络空间。 

  技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曾是“透明”的,比如锤子如何将钉子钉进木头,弓箭如何射中猎物等,普通人可以轻松理解。再后来,技术倾向于越来越不透明。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说清楚电视、电脑和手机所应用的技术原理不是件容易的事。纳米技术会将技术进一步推入“隐形”状态,让它离普通人越来越远。比如一些我们看不见的纳米机器人是通过我们看不见的“云”互相沟通和运作的。今天的孩子们至少玩的还是电动玩具,明天的孩子们可能玩一些他们看不见、摸不着也弄不坏的新玩具。 

  纳米技术最初的灵感来自已故美国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1959年底,费曼作了题为《底部还有很大空间》的演讲,首先提出了一个原子一个原子地制造物质的新想法,认为这在物理学规律上是可行的,他还想象能有“按照我们的需求组装原子”的机器。如今看来,费曼的演讲称得上是分子制造的“宣言”。  

  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希望能一次使用一个原子,将其放到特定位置上来精确组装想要的物质。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所幸,一些特定情况下,分子会自然而然地组合到正确的位置上去,然后我们就能得到一种新的物质。这样,研究制造分子级极小电路和机械设备的“分子制造”将变得可行。 

  “纳米泡沫”始末 

  《浙商》:硅谷的科学家、投资人和创业者怎么看纳米技术? 

  皮埃罗:它在硅谷曾经很热。10年前,硅谷的风投们竞相追逐纳米技术,似乎只要创业公司的名字上有“纳米”两个字就会迅速走红。后来证实,10年前这股纳米热潮其实是一个“纳米泡沫”。但那个时候世界范围内都有不同程度的“纳米热”,我们也不能责备硅谷的急功近利。2006年,有研究者估计全世界大概有1200个纳米创业者,其中一半都集中在美国。 

  2000年到2005年期间,风投们在纳米技术上的投资超过10亿美元,事后看来,这确实很不可思议。风险资本投资公司Harris&Harris当时宣称,只投纳米技术的创业者;美国中央情报局控制的投资公司In-Q-Tel,当时也认为纳米技术是美国的一个关键战略技术。2000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将美国政府对纳米技术的投资加倍;2003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进一步加大了对纳米技术的投资金额。 

  大量资金外,Bo Varga2001年在硅谷创建的NanoSIG公司专注于组织纳米产业内的专题研讨会和论坛,可见当时关于纳米的讨论非常火热。由于“纳米技术股”在股市上的亮眼表现,2006年,Invesco公司创建了专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被称为纳米技术投资基金,帮助投资者对30个不同的纳米公司进行投资。2005年2月,《商业周刊》更是用大篇幅报道纳米技术。国际知名的Wiley出版社在2006年出版了史蒂芬·爱德华兹的新书《纳米技术的先驱——他们会将美国带往何处》。 

  发明家、奇点大学校长雷·库兹韦尔也在2006年的畅销书《奇点临近》中预测,“纳米技术会在2020年全面到来”,并在书中有类似“用纳米计算机和纳米机器人升级细胞核”这样的描述。 

  纳米泡沫首个不好的预兆应该是NanoSys公司的上市失败,他们于2004年取消了上市计划。此时,一些业内专家才开始注意到纳米技术的大部分投资其实并不是来自风投资本,资金要么来自政府,尤其是美国和中国,要么来自像IBM这样的大公司。 

  业内对于纳米技术的心态开始悄然转变,尤其当诸多纳米技术股的表现开始走下坡路之后。Lux Research于2007年取消了对纳米技术的年度报告。2009年1月,麻省理工学院的年度科技评论取消了“年度纳米技术”。不过,至少雷·库兹韦尔的态度还是始终如一的。在《计算机世界》2009年发表的一篇《未来学家声称,纳米技术能让人类到2040年永生》里,库兹韦尔坚称纳米机器人很快就能“清除癌细胞,备份记忆并延缓衰老”。 

    

  缓慢“撬动世界”的纳米 

  《浙商》:那目前的纳米技术又处于什么状态呢? 

  皮埃罗:总的来说,目前对纳米技术的普遍狂热已经退潮了。主要原因是什么呢?纳米技术不是一个单独的产业,而是一种可以让诸多产业受益的技术。纳米技术领域本身没有培养出诸如苹果或谷歌这样的巨头,但能给电池、半导体等关键产业带来重大影响。以半导体产业来说,2007年其进入到了65纳米级的生产制造工艺阶段。再比如,大部分生物科技也是“纳米”概念,因为它们在分子水平操作,但大家也只称其为生物技术。 

  对投资者来说,最根本的问题是,纳米技术的应用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产生收入,其“投入市场的时间”比很多其他产品诸如软件要长得多。多数风险资金喜欢五年的投资期,这在2000年是不现实的。然而,10多年后的现在,新的纳米制造技术可能会让它变成现实。 

  现在,硅谷的纳米技术创业者确实很少,相比虚拟现实和机器人等领域“遍地开花”的创业者,他们显得略为寂寞。但是,全世界的大学和相关研究机构都在继续加大对纳米技术的投资和研发,硅谷的几所大学同样如此,IBM等不少大公司也在投资,尽管很多不那么直接和明显。中国政府对纳米技术的投资也名列世界前茅。原因很简单,纳米技术的潜力实在太大了,对世界可能带来的影响和变革是颠覆性的,是绝对不能忽视的技术。 

   

  《浙商》:纳米技术到底有哪些实际应用?对大众意味着什么? 

  皮埃罗:纳米技术的应用非常广泛。目前研究非常活跃且已取得重大进展的领域是:能带来更坚固和更轻的材料;能带来更清洁的能源和能自我分解的物品;能带来新的电池,让我们几秒钟就充好电,并且可以持续用很长时间;能带来更有效治疗疾病和损伤的生物医药;能重塑计算机科学,带来更快、更强大的计算能力,等等。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