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小伙伴HOMS系统的罪与罚

“杠杆上的牛市”,加速了市场上涨的幅度,而市场下跌时的强制平仓也会加大下跌的势能,配资主要系统HOMS成为众矢之的。目前,恒生电子已经关闭HOMS系统账户开立功能。

世界浙商网记者 牛金霞

  “杠杆上的牛市”,加速了市场上涨的幅度,而市场下跌时的强制平仓也会加大下跌的势能,配资主要系统HOMS成为众矢之的。目前,恒生电子已经关闭HOMS系统账户开立功能。 

  7月13日,对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来说是备受煎熬的一天。 

  晚间,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确认,证监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赴恒生电子,核查有关线索,并约谈多位高管,负责HOMS系统的相关高管是本次重点约谈对象。恒生电子的HOMS系统是所有场外配资的通道。 

  一位浙江著名投资人对《浙商》杂志记者说,恒生电子在这轮股市是一个重要的角色,是市场操纵者,因为它的HOMS系统掌握了这些配资的杠杆数据。目前证券公司的绝大多数软件用的是恒生电子的产品。从理论上讲,恒生掌握了所有动向的变化。谁平仓谁在做什么一清二楚。因此说股市暴跌的源头在杭州有一定道理。 

  此前一天,证监会发布的《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表示“坚决支持”,并对HOMS相关情况作了说明,在被证监会约谈后,恒生电子也迅速发布了题为《HOMS:你知道28万亿和301亿相差几个0?》的公众号文章,力图用数据澄清HOMS与引起股市震荡无关,但此时的恒生电子早已因配资身处舆论风暴中心,它渺小的声音太容易被飓风吹散了。 

  7月14日,受证监会核查消息影响,关于“恒生电子是股灾罪魁祸首”的消息继续在各大网站上铺天盖地袭来。 

  “怪我咯,怎么会?”恒生电子迫切地想要甩掉这顶帽子。   

   HOMS 到底干了啥 

  在7月13日的公告中,恒生电子只是指出,“一些社交媒体上关于HOMS的个别报道存在内容不客观、不专业甚至不理性。”晚间文章则点名批驳了两篇文章,分别是《2015股灾源自杭州》以及《一个配资从业人员对证监会取缔拖拉机账户的评论》。 

  这两篇文章分别在7月11日和7月13日上午出炉,但其中对HOMS在配资中角色、作用的描述却随着文章的大热而影响深远,加上之前舆论质疑配资和HOMS系统的声音继续发酵,很快引来了马云7月13日晚的回应,他在来往上发文对杭州成为股灾“大本营”、自己因恒生电子成为股灾背后推手表示“躺枪”,“事不关己,有人挂你”。那么,这两篇文章是怎么表述的呢? 

  《2015股灾源自杭州》一文中称,实现场外配资的核心软件是恒生电子的HOMS,它的作用是:“当整个HOMS系统同时抛盘的时候,会让配资筹码集中的股票跌停,跌停以后就不能抛售了。于是只能第二天继续抛售,由于资金规模过大,第二天又继续跌停,两个跌停就触发了更多1:5杠杆配资的平仓线,于是所有的配资账户都要开始平仓了,1:5的爆仓以后又继续平1:4的,继续平仓,以此类推,最终导致整个股市一路下跌。”作者对HOMS软件的商业生态用了这样一个公式:“配资公司+HOMS系统+信托/民间P2P账户”。 

  具体来说,这个公式的意思是:场外的配资公司在收到投资者配资炒股需求后,通过互联网P2P平台(或伞形信托)吸收资金,客户在获得资金后,主要用配资公司使用的HOMS系统为其开设的分仓单元子账户进行交易,交易完成后,这些非实名子账户和交易数据“阅后即焚”。 

  “杠杆上的牛市”,加速了市场上涨的幅度,而市场下跌时的强制平仓也会加大下跌的势能,HOMS成为众矢之的,主要是由于其分仓功能意味着对民间配资业务而言,第一次没有资金和账户的限制,从而刺激大量民资进入,涌入股市资金的巨大利益链被外界解读为“银行借钱给信托公司,年化收益6%;信托公司批发出来的年化利率则为7%-9%,甚至某些配资公司直接给客户的年化收益率24%起。” 

  也就是说,HOMS是股灾罪魁祸首的结论基本上是这样推导出来的:HOMS软件是民间资本通过配资公司连接到券商的通道和股市交易工具——高杠杆、大规模配资的同时平仓、强烈抛售是股灾中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这个逻辑到底成不成立?我们先来看“被告”——恒生电子怎么说。 

  由于这个逻辑的关键点在于通过HOMS平仓的配资到底有多大规模,是否大到足以震荡股市,恒生电子在7月13日一早的公告中摆出了两个数据:从6月15日到7月10日,沪深两市单边交易总量约为28.86万亿元,而同一时期HOMS总平仓金额仅为301亿元,占两市单边总交易比为0.104%。这也是其晚间文章《HOMS:你知道28万亿和301亿相差几个0?》的核心论据,对只因HOMS系统“made in hangzhou”就等同于股灾源自杭州的观点表示,“作者的数字是语文老师教的”,文章也再次强调恒生电子在2014年年报中就已公告HOMS管理的资产总额过千亿元,而非《一个配资从业人员对证监会取缔拖拉机账户的评论》所称的两万亿元。 

  7月14日,恒生电子再次通过公众号发布《谁在使用HOMS?迷雾背后的阳光》一文,公布了HOMS系统管理资产的具体数额及使用主体:以6月12日为例,当日HOMS系统上的资产规模总量为4300亿元,其中已备案的阳光私募机构及某股份公司客户自营投资的总和就有3000亿元。 

  前述投资人对《浙商》杂志记者说,这些钱相信肯定有相当一部分不是配给小虾米的,而是做股指期货的人。即所谓的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在期货市场,容易达成一致,从而一致做空,由杠杆撬动的做空能量是难以估量的。 

  这一次,恒生电子通过锁定其核心客户群体——阳光私募机构来阐述HOMS的初心和成长壮大历程。具体来说,新成立一家私募公司,在IT建设和运维上往往需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费用,基于私募业务的特定需求,恒生为他们定制了一套系统,取名HOMS(HUNDSUN,OMS,“恒生订单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完全部署在云端,可以像自来水一样提供给客户,用多少算多少费用,从而减少新成立的私募机构在创业初期的投入。 

  此外,业界人士普遍认为,HOMS系统有两个独特的功能很受欢迎。一是将私募基金管理的资产分开,交由不同的交易员管理,以便于评价、风控;二是灵活分仓,解决私募交易员不足和分仓的问题。 

  HOMS系统之所以从为私募基金管理而生成为股票市场投资的工具,也是其独特功能吸引了场外配资公司,一般配资公司在证券公司开立一个账户,但要配资给许多客户,客户也要进行不同操作,如何在一个证券账户里将众多配资客户资金股票操作等信息分仓管理的难题恰好是HOMS系统能够解决的,灵活分仓和强制平仓等于还将以前证券交易手动的操作过程自动化了。 

  不过,随着牛市带来的配资公司的活跃和高关注度,HOMS系统最初的作用反而被淡化了。   

  HOMS 是支被滥用的枪? 

  7月13日这天最焦灼的还不是恒生电子,而是使用HOMS 系统的配资公司,知名互联网配资平台米牛网最先反应,创始人柳阳带领几个团队成员彻夜未眠,亲自起草了《致米牛网用户公开信》,第一时间对证监会的《意见》表示坚定支持,并停止相关配资业务。 

  本刊获得的一条信息显示,1995年恒生电子成立数月,主业是国债期货,但却遭遇了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即327国债期货文件,被要求停止该项业务。恒生无奈作出停止该业务的决定。但此后,恒生电子仍然孜孜不倦地创新产品,公司市值更达到千亿。 

  一位国内知名的经济学教授这样认为:HOMS系统只是一支枪,只不过被滥用了,当然有用得好的,但可怕的是一部分被“匪徒”拿走干坏事去了。这需要甄别配资公司里到底有多少是“匪徒”。 

  《浙商》记者在7月13日采访了《2015股灾源自杭州》的作者许迪龙,他表示,自己的文章里对于配资公司以及HOMS 的表述只是呈现其运作模式,股灾源自杭州并不等同于股灾根本原因,他在文章中也阐明股灾的根本原因是实体经济回报率低,而股民对股市的投资回报预期太高,导致高杠杆的资金大量涌入。对于HOMS 系统,他的观点则是,“它只是一个工具,一个IT系统,类似的金融技术创新工具更多需要使用上的引导。” 

  总之,技术和工具都是中性的,关键是怎么用,怎么管。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在接受《浙商》杂志记者采访时则认为,HOMS 系统成为舆论风暴中心,确实是因为其违反证监会规定接入了体制内资源但又没有被监管和控制,反之,如果配资公司用HOMS 系统将股民资金接入券商时的协议都是被批准、可控的,也不会使得配资成为股灾中如此备受争议和诟病的部分。 

  一位配资行业评论人士认为,HOMS 系统在今年6月份之前都没有被管理层明确监管办法,主要因为国家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支持以及对其所在的互联网配资链条的风险预估不足,还是那句话,“技术创新和监管滞后的矛盾”。 

  一位浙江省政府金融管理部门的官员针对《浙商》记者通过HOMS进入的场外配资模式是一种金融创新还是有被舆论妖魔化倾向的提问时,他马上打断说,“配资、HOMS、P2P平台到底是什么,你要有数据啊,现在各地配资的具体规模、账户等很多情况都不清楚,你怎么好下结论呢?”对于政府的监管方式,他并不愿多说,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政府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恒生电子扔出几个重磅数据为什么还有挽回无力之势?数据不是已经很清晰了吗?所有基于“大规模”配资的臆想、推测乃至谣言不应该马上灰飞烟灭吗?一位投资机构负责人表示,恒生电子在国内金融数据领域占据垄断地位,而垄断和对公众的不透明本身就容易让人害怕,如果恒生电子或者券商对相关配资的数据一直都是及时、公开的,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被动。 

  恒生电子对此发出这样的自白:“由技术带来的协调共享经济的浪潮正席卷着各个经济领域,20年来,恒生一直致力于金融IT技术的创新。这个夏天,技术不应该成为众矢之的,更不应该成为创新的殉道者。”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