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为百姓做的事太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不仅要把成功的经验总结好,也要把教训总结好。

世界浙商网讯2018-02-07 14:18:00来源:浙江在线作者:史春波

 

 

  谢高华接受记者专访。

  冬雨天。在沙发上聊了一个下午,88岁的谢高华依然健谈,思路清晰。我们聊的最多的是改革,他的思考,他的内心。

  对于我的问题,他有的并不直接回答,偶尔也会跑题,有的会抽根烟思考一下,偶尔还会很幽默的夹一句玩笑话。

  看得出,这位历经考验的改革者,深谙说话的尺度。

  他很谦虚,总是说:“我们没做什么,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他也为企业说话,“我没办过企业,但是,我们了解办企业的难”。

  面对社会转型期,他也不回避问题和他的担忧:“现在有的人钱多了,精神跟不上”。

  作为一名改革者,他自然关心改革的话题,“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不仅要把成功的经验总结好,也要把教训总结好”。

  只有问及对自己的评价时,他才有点犯难。“这个有点难。”

  谈当年 

  决定开放市场也有点怕 

  记者:当年您拍板开放小商品市场,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您怕过吗?

  谢高华:说不怕也是有点怕的,我也想到过被免职,但是,我就想为老百姓办点事,让老百姓有饭吃,让老百姓有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免掉就免掉,有责任我负责。我是长工出身,大不了回家种田。但我还是相信党,相信人民。

  记者:您提出“兴商建县”的战略也有很大压力?

  谢高华:省里的很多部门也批我,因为我放开了市场,允许农民进城经商,允许了多渠道的公平竞争,就和当时的百货公司、供销社有了竞争,所以当时他们基本上是反对的。

  还有人给我戴了大帽子,说“违背马列主义”,我说,这么大的道理我搞不清楚,但是,我清楚,这样搞义乌就能富起来,义乌的老百姓就有饭吃。这样说,我是经过了大量的调查研究的,不是随便判断的,我去了深圳、大连等很多地方考察,总结城市发展的规律,就是先有市场再有城市。城市如果没人,怎么搞的起来呢?

  记者:你在义乌做了两年多书记,就平调走了,您觉得是和您改革引起的争议有关吗?

  谢高华:这个是组织的决定,我肯定服从。

  谈改革 

  改革难就难在触碰利益 

  记者:以您的经历看,您觉得改革难在哪里?

  谢高华:我给你说个故事。我刚到义乌时,义乌有个电视机厂,是生产红旗牌黑白电视机的。那时,电视机很稀罕,整个义乌只有宣传部有一台黑白的,要放电视还得维护秩序。

  我觉得电视机厂应该生产彩色电视机,不然会被淘汰。我就跑了很多部门,但是都碰壁了。省里有部门说,要先照顾其他品牌的电视机。没办法,我只好回来了。

  不过我还是帮他们做了一件事,这家工厂原来在山沟里,职工的孩子读书很不方便,我就给了他们一块地,搬到了县城,解决了一些困难。我离开义乌没多久,这家厂就倒闭了,很可惜。所以,我想说,改革难,难就难在要触动一部分的利益,一些硬骨头碰不动。

  记者:现在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改革,您觉得怎么样?

  谢高华:现在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是非常得民心的,这样的改革是真正为老百姓办事。我在做衢州副市长的时候,碰到过一件事,妇联主席找我签字,他们搞了一个活动,有20多个部门一起搞,20多个章,她至少要跑20多次,才能盖到。我就说,我让两办签了,省的你多跑。

  不过,现在有的环节还是比较复杂,接下来,还可以再深入的改革。特别是对企业来说,太需要了。我虽然没办过企业,但是,我了解办企业的难。

  记者: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作为一名改革者,您有什么期待?

  谢高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觉得,不仅要把经验总结好,也要把教训总结好。我觉得有句话特别好——把改革进行到底。现在改革的大门还可以开大一点。比如我关注到,京津冀一体化就非常好,实现了资源的共享和互补。现在行政区域的壁垒还是比较严重的,怎么样打破各自的利益格局,把各个地方的优势结合起来,这样发展会更好。当然,这个课题很大,也很难,可以根据实际试点研究。另外,我觉得,要改革要创新,也把相关的配套设施一起跟上去。

  记者:哪些配套设施?

  谢高华:比如说政策、资金等等,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人才,各方面的人才。人才干部可以年轻化,有个培养和成长的过程,也要允许他犯错。谁不犯错呢,不犯错的人,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人。素质好的,根子好的,要上去接力。

  我给你讲个故事,我在义乌做书记,小商品市场刚刚起来,公安局长来和我说,小偷很多,又没有那么多的警力,特别麻烦,我听说,市场里有个人,抓小偷特别厉害,但是人家是农民户口,做不了警察。那个时候,我们那里有句老话,“农业户口,死蟹一只”,我就拍板,用他好了,招他进来做干警抓小偷,后来,我也走了,听说他做了派出所所长,还评上了全国劳模。

  谈自己 

  我们没做什么,群众才是英雄 

  记者:听说很多义乌人要给您塑铜像,被您拒绝了?

  谢高华(连连摇手):不敢当,不敢当。

  记者:回顾这么多年,您有什么遗憾吗?

  谢高华:没有什么遗憾,我很知足。如果说要有遗憾,那就是为人民做的事还是太少了。

  记者:您有什么经验和现在的领导干部分享?

  谢高华:要多到基层,要结合实际,多做调查研究。这个很重要,和以前相比,现在做的还不够。

  记者:您怎么评价您自己?

  谢高华:这个很难说。我为人民做了一点事情,靠的是党的领导,靠人民群众的创造。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鸡毛换糖不是我谢高华想出来的,鸡毛换糖这支队伍,是有历史的,批也批不倒,赶也赶不跑,生命力很强。我们其实没做什么的,是群众在实践中创造的历史,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我们要去发现它,总结它,推广它。

  谈信仰 

  有的人钱多了,精神跟不上 

  记者:我看您后面挂着一幅字,信仰,为什么写这两个字?

  谢高华:去年,市里举办机关书法展,让我也写幅字,我说好的,就写了这两个字,拿去展览了。我觉得,人不能没有信仰,特别是共产党员。

  记者:那您的信仰是什么?

  谢高华: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的信仰是共产主义,是为人民办事。

  记者:您觉得现在有信仰的人多吗?

  谢高华:有的人还是丢了信仰的,或者说是比以前淡化了。比如,以前跟过我的一些干部,大部分都有车有房了,但有的现在还是有牢骚,问题就在于,钱多起来了,精神跟不上。

  记者:那您觉得应该怎么样去找回信仰?

  谢高华:学习和教育很重要。我经历过的这么多年,不管是什么年代,都没放松过学习。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