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万向系”,那些你不知道的往事

一家乡镇企业为什么要去上市?这个农民伯伯怎么会对资本市场产生浓厚兴趣的?

世界浙商网讯2018-01-11 08:44:00来源:“涌金楼”微信公众号作者:

 

  万向的厂门前有条解放河。鲁冠球指着窗外说“(莫)晓平啊, 解放河里有很多鱼,如果没有网,下去也是抓不住的。准备好,机会来了,一网下去。”为什么民营企业第一股会落在萧山?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许久不动笔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又坐回到书桌前,写了一本《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国企业2008-2018)》。“水大鱼大”这四个字是经济学家周其仁总结的。

  今天是1月10日。1994年的这一天,万向钱潮股份有限公司经国家证监委和省政府证券委审核批准,“万向潮A”股票在深交所上市。万向由此成为国内第一家异地上市的乡镇企业。
  水大鱼大。较早投身资本市场的万向,披襟斩棘、乘风破浪,早已从萧山一家乡镇企业脱胎换骨。万向人运用资本经营的理念不断地演绎出借鸡生蛋、借梯上楼、借船出海、借脑生财的生动故事,先后收购美国“UAI”公司,拿下美国A123和菲斯科,不仅奠定了在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地位,还投资发展了租赁、信托、保险、银行、第三方支付、基金等多种金融业务,组建了财务公司,拥有万向钱潮、顺发恒业、承德露露等多家上市公司,形成了金融与实业相结合,拥有4万多员工的一家大型跨国集团。资本市场上,“万向系”也成了一支神秘的力量。
  爱看新闻联播的农民伯伯
  怎么就想到了上市?
  一家乡镇企业为什么要去上市?这个农民伯伯怎么会对资本市场产生浓厚兴趣的?
  说起24年前的这个决定,万向集团董事长、鲁冠球的儿子鲁伟鼎对父亲心服口服。“万向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大胆尝试资本经营了。当时,万向创始人鲁冠球对这个问题有非常超前的认识。

  他认为,伴随我国经济体制经历了‘计划经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我国企业经营方式也经历了‘产品生产——商品经营——资本经营’的转变过程。
  从产品生产到商品经营,是企业的第一次飞跃,从商品经营到资本经营,是企业的第二次飞跃。当时,大部分企业还根本没有意识到资本经营,更别说向资本经营跨越了。但是,我们创始人看到了,从商品经营到资本经营是成为现代企业的根本所在。”
  作为万向集团新的当家人,70后的鲁伟鼎被万向人称为“小老板”。“小老板年纪不大,但出道很早,对资本市场的感觉很灵敏。”
  “如果商品经营不能和资本经营相结合,那么企业可能永远都上不了层次,效益不高,得不到迅速发展,最终被市场淘汰。
  而在同样的环境中,如果只注重资本经营,不搞商品经营,也很难把实业搞大。实业不大,基础不雄厚,就很难扩大融资。
  只有商品经营和资本经营相结合,才能带来巨大的效益。坚持实业与金融相结合,才能提高效率,保持企业健康快速地增长。”深得父亲真传的鲁伟鼎对金融与实业的关系看得很透。
  机会来来停停
  万向钱潮上市用了十年
  1994年,在万向钱潮上市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发现鲁冠球对股价十分敏感,能随口报出即日的股价。当时的他谦逊地表示,股票上市后企业所面临的许多问题对他来说是个新课题,要立即组成专门的机构来研究、应对。
  万向集团党委委员、万向集团公司资深执行副总裁管大源,就是鲁冠球亲定的一员大将。1月8日,作为万向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战略领导者和执行者,管大源和万向集团新闻发言人莫晓平给记者复盘了万向探索资本市场前后30年的历程。
  1984年,鲁冠球出了一趟国。走出国门一看,他被深深震撼了:舍勒公司250名员工年产400万套万向节,而万向公司上千名员工才生产100万套。跟外面比比,国内没有世界500强企业,都是小企业。鲁冠球开了眼界,也下了决心:一定要把企业做大做强!
  不久,他提出通过吸收员工入股解决资金问题,自己拿出家里仅有的5000元钱带头入股。这是浙江乡镇企业中最早的股份制。
  1988年,鲁冠球率先实践乡镇企业与乡政府“政企分开”,“花钱买不管”,界定了与政府的产权关系。

  1989年,“万向”成为“全国十家股份制试点企业”中唯一的乡镇企业。
  “那时候,万向是民营企业,想成为国家10家股份制试点企业之一,我们没有名额,要凭自己的影响力和管理的规范水平去争取。鲁主席(鲁冠球)想通过企业股份制改造完善企业的治理结构,以及为了企业大发展,决定不惧困难,拍板要做规范化股份制改造并争取上市。”管大源说。
  至于鲁冠球是怎么得知国家要搞10家股份制试点企业这个信息的?一个农民怎么会对股份制这么敏感?别说外界好奇,身边人也暗暗称奇。
  一家乡镇企业要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谈何容易?当时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还没有成立,管大源去北京找相关部门征询时,相关负责人对他说:“企业上市,发行股票等与乡镇企业没有关系,那是对国有企业的一种政策扶持。”
  1990年深交所和上交所成立,这一波的热浪,潘虹阿姨拍过一本电影《股疯》。更有名的是陈金义凭着6张股票认购证的致富神话。鲁冠球也就是这个时候注意到了陈金义,后面才有了义气救急的佳话。

电影《股疯》片段

  
  鲁冠球对资本市场很有兴趣。他做了一番统计,发现世界500强企业中除了少数家族企业,几乎都是上市公司。他愈发坚定,要想把企业做大,资本经营是必由之路。这一年,他以万向节总厂为主体搭建了浙江万向机电集团公司,先把公司架构起来。所以说,万向的公司制改革也是走在最前列的。 
  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方视察时指出:“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同年10月,国务院证券管理委员会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国务院证券委”和“中国证监会”)成立。
  忽如一夜春风来。万向争取到了浙江省9个名额中的1个。管大源打报告,写材料。申报材料从最初的几十页,扩充到几百页,最后递上去的时候一共有6册,70多万字,用活页装订,还针对不同的内容制作了标签方便阅读。中国证监会把万向钱潮的材料格式作为蓝本,要求当时申报的企业参照执行。
  众人拾柴火焰高。1994年1月8日,万向钱潮股份有限公司经国家证监委和省政府证券委审核批准,“万向潮A”股票在深圳上市。当时采取的是分配额制,浙江的另两个幸运儿分别是杭州解百和杭百大,那个年代也是商业企业最辉煌的时代。而股份化改革最早,觉醒最早,想得最早的万向也终于摘得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上市第一股。 
  “1989年前就想着上市,等到1994年不算太晚。”莫晓平和管大源对望了一眼,说“(万向)从80年代初不规范地搞股份制改造,到钱潮上市,足足走了十年。” 
  2001年,万向财务有限公司获准筹建,成为浙江省第一家获准筹建的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同样,万向也努力了整整8年。
  面对那道无形的“玻璃门”,鲁冠球自始至终一句话“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我们准备好。”
  被人视为神秘的“万向系”
  从没想过做“野蛮人”
  以“万向潮A”股票上市为开端,万向集团的资本运作日益纯熟。
  2017年鲁冠球辞世,万向集团管理层更迭之时,有财经媒体做了一副“万向系”图谱,盘点中说,总营收破千亿,盈利超百亿的“万向系”至少掌握了万向钱潮(000559.SZ)、承德露露(000848.SZ)、万向德农(600371.SH)、顺发恒业(000631.SZ)等4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并参股了华谊兄弟(300027.SZ)、广汽集团(601238.SH)、新和成(002001.SZ)等18家A股、港股公司;布局有颂大教育(430244.OC)、商安信(832754.OC)等14家新三板挂牌公司;金融方面,则取得了除券商之外的几乎所有金融牌照。
  素来低调行事的万向集团官方从未回应过“万向系”的传闻。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末,万向目前有5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万向钱潮、万向德农、承德露露、顺发恒业以及在香港上市的H股琥珀能源)。刚刚,记者得到的最新消息说,为响应浙江省的“凤凰行动计划”,万向旗下的大洋世家正在加紧赶制IPO的申报材料。也就是说,不久的将来,万向三农板块中还有望新增第3家上市公司。
  股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000559这支股票。鲁冠球生前对万向钱潮也是格外关爱。2017年6月初,鲁冠球重病期间,从美国给万向钱潮总经理李平一打过一个电话。他说:“平一,万向钱潮新的基地要加快落地,万向节、等速驱动轴、轮毂单元等主导产品要大力发展,如果不去万向创新聚能城,就另外找好地块,搞个几千亩地,要建设世界最先进的,具体听总裁的部署。”
  不少萧山本地投资者都是长线持有这只股,因为老板大方。万向钱潮1993年末总资产2.35亿元、净资产2.25亿元,到2016年末总资产扩大到115.18亿元,增加了48倍;净资产43.5亿元,增加了18.3倍。从1993年首募起到2016年底,万向钱潮共计从资本市场募集资金26.74亿元,累计向股东现金分红38.94亿元、送红股(含转股)23.63亿元。

  另一部分投资者则是冲着万向的新能源汽车来的,希望能像特斯拉概念股那样沾光。几乎每一年万向钱潮的股东大会上,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是,万向收购的电动车业务什么时候能注入上市公司?对此,万向钱潮慎之又慎。
  一直坚守汽车零部件产业的万向钱潮在上市以后,发展比较快,走得也比较稳健。如今,万向钱潮已从一个零部件(万向节)转而成为系统零部件集成模块化供应商,产品从国内走向国际,成为国内最大的中性化零部件生产企业。从2017年开始,万向钱潮的新产品开发明确,不符合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需要,就不搞。同样明确的是,不炒概念。
  至于万向缘何在农业板块有两只股票?
  农民、农业、农村,已成为中国走向现代化的一个“关节点”。不懂得“三农”,就不懂得中国;没有农村的现代化,也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身为“农民的儿子”,鲁冠球总想为农民做点事情,投资万向德农、承德露露,都是希望农民过得好。而知情人告诉记者,“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鲁冠球)的农业情节始终没有释怀。”
  万向对农业的反哺,从创业之初就开始了。然而,鲁冠球在农业领域的探索,办农场、养鳗苗,都不成功。历经曲折,甚至被形容为“屡败屡战”。
  2002年,万向组建“三农集团”,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意味着农业成了万向最重要的产业之一,而后,它又成为万向各产业快速发展之“最”。
  “优秀的农业企业看一下。”于是,万向德农和承德露露先后进入了万向的板块。从第二大股东接手,慢慢做,并没有通过股权争斗,而是顺其自然坐上了第一大股东的宝座。承德露露也是,花了六七年时间从亏损边缘做到了六七亿的销售额。
  从三农集团成立,至今不过10年多时间,它已有总资产50多亿元,员工9000多人,万向德农、承德露露2家上市公司,3家农业龙头企业,2家高新技术企业,产业涉及种业、杏仁露、远洋捕捞、山核桃、木业、竹业、硝石钾肥等。带动40万农民致富的梦也终于圆了。
  至于外界最为关注的金融板块,在万向自身体系里,充当的是个输血功能。一直以来,万向倡导的都是实业第一。万向手头的金融企业,时时刻刻都为实业准备着。为了新能源汽车,万向可以抛弃一切。当实体需要,金融板块哪怕变现也要为实体服务。
  管大源明确地表达了一点,万向并没有要做金融帝国的野心。金融板块中很多机会是无心插柳的,比如保险公司。尽管手握多张金融牌照,万向不会去做“野蛮人”。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