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关停、改造、转型“阵痛” 宁波蔺草业浴火重生

今年的天气热得早,宁波的蔺草制品也提前进入了销售旺季。

世界浙商网讯2018-06-12 09:59:00来源:中国宁波网作者:

    

   世界浙商网讯 今年的天气热得早,宁波的蔺草制品也提前进入了销售旺季。宁波黄古林工艺品有限公司的草席,一天的网上订单达2万单;宁波开诚工艺品有限公司电商平台一天的访客量有1万多人次,工作人员忙得吃午饭都要轮班;宁波华业纤维科技有限公司厂区内,一辆辆大卡车等着装货发货……

  经历了关停、改造、转型的“阵痛”后,宁波蔺草业一改往日的疲态,重新迎来辉煌。

  在前不久举行的全国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建设会上,国家质检总局宣布宁波蔺草成为全国制造业区域品牌30强,评估价值接近90亿元。

  突破外销单一“瓶颈” 内销已占“半壁江山” 

  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榻榻米年需求量约4400万条,宁波的蔺草制品主要销往该国。在集士港、高桥、古林等地,高峰时期曾有300多家加工厂,蔺草种植面积17万多亩,种草农民、加工厂因此赚到了钱,成为“草老板”。

  随着日本青年人生活方式的日益西化,对传统榻榻米的需求也越来越少。目前,日本榻榻米年需求量已下降到1200万条。同时,由于出口国单一、日商压级压价,再加上日币贬值、汇率波动、种植过剩等因素,宁波市蔺草产业渐渐变得步履维艰。

  2015年,日本蔺草制品市场加速萎缩,宁波蔺草加工企业却盲目生产、囤积蔺草,致使供需失衡,引发了一场席卷整个行业的“毁苗求生”风暴,44家蔺草加工企业销毁了当年90%的蔺草秧苗。

  惨痛的代价,换来了行业的重生。此后,宁波市蔺草加工企业开始走上转型之路,突破单一的外销“瓶颈”,积极拓展内需,内外兼顾闯市场。

  “早在1999年,我公司的外贸产值就已达到1亿元。但随着日本市场趋于饱和,产品的外贸增长空间受到挤压。”宁波开诚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秉刚说,公司及时调整了蔺草制品的光滑度和软硬度,以满足国内消费者的需求。

  开诚公司将产品打入国内各大超市,并在全国建立销售网点。近年,又加盟“好易购”“家有购物”“环球购物”等电视购物平台,并在“淘宝”“京东”“天猫”开设网店。如今,该公司外销、内销年产值各达1亿元。其中,内销渠道电子商务和实体店又各占一半。

  在外销方面,“开诚”也从以往只销售给日本的中间商(批发商),到如今直接将产品打入日本的“求旺”“伊藤”等大超市,减少了中间环节,产品价格更占优势。

  2008年率先采用电商销售的宁波黄古林工艺品有限公司,更是将这一块业务做得风生水起,销售额每年递增40%。“电商销售延长了销售时间,扩大了销售范围。与之相对应的是,过去是季节性生产,现在是全年都在生产。”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毛国光说,传统产品搭上电商快车后,公司去年内销产值达2亿元,预计今年突破3亿元。

  宁波华业纤维科技有限公司从2014年转入电商以来,网上销售额从100万元增加到去年的8000万元。现有70人的团队负责运行电商平台,每天出单1万多单。同时,该公司打响了“老席匠”品牌,在全国各地都设立了代理商。

  去年,“华业”通过亚马逊平台,率先将草席出口到美国。“中华民族有悠久的席居文化传统,凡是有华人的地方一定需要用席子。”该公司总经理陈向敏坚信这一点,下一步,他们还将开拓东南亚市场。

  一直以做外贸为主的宁波丝享家居科技有限公司,近年也转战内销市场,并从超市转入电商,与小米、网易等大平台开展战略合作,实现了销售渠道多元化。

  据邵良主编的《中国席居文化探索》介绍,当代日本人所用的榻榻米,起源于我国的汉朝,发展、盛行于隋唐,在盛唐时传播到了日本。

  “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当代人肯定会接受。”抱着这一信念,宁波新艺蔺草制品有限公司将目光返回国内,试水榻榻米内销,并于2016年

  在宁波现代装潢市场开出第一家门市部,去年在红星美凯龙再开一家榻榻米专卖店,并向客户提供上门量尺寸、个性化定制、上门安装等服务。

  “一些年长者将家里的茶室、客厅、隔断等安装上量身定制的榻榻米后,空间利用更充分,居室显得更雅致。”“新艺”总经理韩国良说,目前,公司已在上海、九江、成都、北京、济南等地开设联盟店,去年内销榻榻米达1000万元。

 

  甬产榻榻米热销国内市场。(朱军备摄)

  告别染色污染沉疴 粉尘治理初显成效 

  为让蔺草在烘干后保持原来的色泽,并具防滑作用,日本人“发明”了将收割上来的鲜蔺草用高岭土渗水后浸泡的方法。这种浸泡过高岭土的蔺草烘干之后,部分高岭土自然脱落,但也有一些还附着在蔺草上,在加工时变成粉尘,污染车间,并对生产人员的健康产生不良影响。

  蔺草外销加工中的这个问题,一直被社会所诟病。除尘,成为蔺草业绕不过的坎。

  3年前,鄞州区政府投入3000多万元,补助蔺草加工企业治理粉尘。目前,所有相关企业安装了治尘设备,并建立了“一年一小检、三年一大检”的环保检查制度。

  在新艺公司,记者看到蔺草加工车间的屋顶安装了通风管道,墙外竖立起五六根烟囱一样高大的立柱状物体。据介绍,这是除粉尘的环保装置,可将车间内的粉尘抽出来,用水冷却后沉淀,再清运掉。

  为了进一步减少粉尘,该公司与中国兵科院宁波研究所专家团队联合攻关。之前,高岭土与水的混合物浓度在22度至23度之间时,保色效果最佳。课题组进行了减少高岭土比例的试验,并加入纳米技术。目前,高岭土与水的混合物浓度已下降至10度,保色效果和之前相差无几。这一课题成果近期将接受专家组验收。项目一旦成功推广,全市蔺草加工业将能减少一半粉尘;同时,按每亩蔺草需165元高岭土计算,全行业每年可减少600多万元支出。

  必须说明的是,用于加工内销草席的蔺草,并没有采用日本人的高岭土浸泡法,而是直接烘干后进行编织,业内称为“清水草”。

  一根蔺草在加工时需“掐头去尾”,留下的草根和草尖成为边角料,全市每年的产生量达1.5万吨。这些边角料如果露天焚烧,会产生烟雾,污染空气。

  “废物是放错地方的宝贝。”如今,不少企业已将这些蔺草边角料利用起来。

  宁波华备工艺品有限公司将截下的短料用专门的桶存放,再进行除尘等处理后用作枕头的填充物,在市场上十分好销。

  杭州市恒麟公司奉化分公司利用废蔺草试制托盘获得成功。该公司研制的冰箱、洗衣机托盘,承重量可达2吨。该产品成本低、无污染、不易碎,可重复使用。另外,该公司还将废草的纤维用于高速公路两旁的边坡绿化、矿山复绿,走出了一条变废为宝、绿色循环的新路。

  还有一些不能利用的蔺草边角料,则被运送到热电厂作为燃料发电。

    克难攻坚盼社会各界扶持经济文化融合助产业提升 

  据宁波市蔺草经济联合会秘书长余自生介绍,目前,全市有各类蔺草企业100余家,其中内销企业50余家,产值上亿元企业4家,规上企业35家。蔺草种植加工涵盖全市12个乡镇,联系带动农户4万户。常年种植蔺草5万亩,产业规模达20亿元,从业人员2.3万人,产品占国内相关企业的90%以上。宁波已成为全国最大的蔺草种植、生产、出口基地。

  但作为传统产业的蔺草加工业,目前仍存在着短板。蔺草需人工种植、人工收割,对劳动力的需求较大。每当6月份蔺草收割季节,近万名外地“割草客”涌入蔺草生产乡镇,一时出现“万人割草大军”。如今,劳动力成本提高、工人难招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同时,蔺草的种植、加工、销售周期长达1年:第一年的11月份插秧;第二年的6月份收割、烘干、入仓,9月份才开始新席生产销售。各企业的仓储、资金压力越来越大。

  蔺草收割上来后,如何通过市区道路运输到各大企业,一直是个难题。烘草时节,用电量大增,需确保电力供应,一旦停电,鲜草的色泽就会改变。

  针对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业内人士盼望能研发出蔺草插秧机、收割机,以机器替代人工。但由于蔺草种植面积有限,机械生产商可能赚不到钱,所以,需要政府支持企业进行开发研制。

  对于运输和用电困难,市蔺草经济联合会每年5月向市、区交警部门提交书面报告,希望能在蔺草收割期间开通绿色通道,允许运草车辆通过市区部分主要道路。同时,每年5月打报告给供电部门,要求保障69条线路一个月的电力供应,以确保蔺草烘干用电需要。

  由于企业快速发展,“黄古林”“老席匠”等企业的原有厂房已不够使用,不得不向他人临时租赁。企业发展面临的用地问题,也需要政府有关部门支持和协调。

  “榻榻米与花道、茶道等一样,是源于中国、却在日本得到发扬的国粹。”“华业”总经理陈向敏表示,草制品企业需要将中国的席居文化融入产品,文化的生命力一旦激发,就会有强大的内生动力。

  创新,也成为蔺草业的共识。以蔺草为主,宁波的蔺草业已开发出草竹混编、草藤混编、仿藤、纸草、冰丝等十多个系列、几百个品种,形成了产业全链条。

  丝享公司还与人合伙开办仿藤、冰丝等纺织面料生产厂,并率先在面料中混入艾草成分,开发功能性面料,艾草功能席已推向市场。

  农技推广研究员周世军说,如果蔺草行业的市场得以拓宽,产品得以创新,草种得以优化,生产得以保持绿色环保,那么宁波这个“中国蔺草之乡”必将焕发新的生机。

  评论 

  内外兼顾拓市场 

  “东乡一株菜,西乡一根草”。宁波的席草种植历史已逾千年,西乡的古林、高桥、望春一带是席草的传统种植地。上世纪70年代以前,席草主要用来编织草席、草帽等日用品,草编织业是当地农民的传统副业。

  1978年,宁波市从日本引进蔺草改良新品种,逐步成为生产榻榻米的原料并出口日本。到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市的蔺草种植面积一度超过了17万亩。

  农户大面积“种草”的背后,是日本市场每年高达4400万条的榻榻米需求量。事实上,多年以来,宁波市蔺草行业的生产和经营多半受制于出口市场。

  2015年,日本蔺草制品市场加速萎缩,宁波市蔺草加工企业却盲目生产,致使供需失衡,引发了一场席卷整个行业的“毁苗求生”风暴,44家加工企业销毁了当年90%的蔺草秧苗。

  壮士断腕代价惨重,传统行业如何浴火重生?业内专家为宁波市的蔺草业开出了三剂良方:一是增加产品种类,不断开发适应市场需求的新产品。提高蔺草制品的附加值,利用草编生产的工艺、技术和设备优势,融入竹、藤、皮、木浆纤维等多种原料,开发以草编织品为基础的各种混编产品。二是开拓日本以外的外销市场,如东南亚、中东、欧美等国家和地区也有蔺草制品需求,企业应积极参加这些地区的展会,开拓新的销售市场。三是进一步挖掘国内市场潜力,从国内客户需求出发,扩大内销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规模。

  在国内,因和式装修而带来的榻榻米需求正在逐年增加。新艺公司试水榻榻米内销,并于2016年在宁波现代装潢市场开出第一家门市部。目前,该公司已在上海、九江、成都、北京、济南等地开设联盟店。日益兴起的国内榻榻米市场,正为宁波市的蔺草加工企业打开另一扇窗。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