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跨区域集聚传统产业开创发展新模式

一场特殊的成长式“迁徙”

世界浙商网讯2020-10-27 08:59:00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作者:肖淙文 周楷华 见习记者 郑璇真

   

  鸟瞰绍兴柯桥印染集聚区。柯桥区委宣传部供图

   

  正如自然界中的迁徙,变,是为了更优的发展空间。

  作为全省唯一的传统产业改造提升综合试点,绍兴市委市政府于2018年开启了一条不同寻常的“产业迁徙”之路——将散落在越城区的印染和化工企业分别搬迁至柯桥和上虞的集聚区。至今,越城区34家拟搬迁印染企业组成的5个组团已全部开工,21家拟搬迁化工企业已全部完成签约。

  不同于自然界中的迁徙,产业迁徙的背后,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和企业破釜沉舟的决心,更是一场打破行政藩篱的“攻坚战”。绍兴市委书记马卫光说,必须打破常规、创新思维,以更宽的视野、从更大的范围来推进“腾笼换鸟”,整体考虑产业集聚升级和城市功能打造的问题。

  是什么让绍兴痛下决心、向内开刀,又是如何突出重围、化难为易?日前,记者深入绍兴,见证这场特殊的成长式“迁徙”。

   

  记者(右)走访柯桥集聚区的印染企业。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周楷华 摄

  迁徙 

  到更适宜的“产业原野”去 

  签下搬迁同意书的那一刻,绍兴国周纺织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简称国周)负责人金国周明白,他和他的企业要割舍过去31年打拼的土地,追逐一片更高效、更具规模的“产业原野”。

  对于整个绍兴来说,这是一个必须要做出的战略抉择。过去30年,这里的印染、化工企业飞速增加,生态环境已不堪重负;红利过后,企业效益提升乏力,2016年绍兴规上纺织业消耗了38.3%的综合能耗和60%左右的制造业用水,但只贡献了全市23.9%的规上工业增加值,这一比重还在下降。通过产业迁徙重新形成产业集聚,并产生规模效应,绍兴试图突围。

  金国周经历的,并非第一次。早在2010年左右,柯桥区和上虞区就开展了多轮整改,陆续完成了各自区域内的集聚提升。比如柯桥,通过“整合集聚一批、退出淘汰一批、兼并重组一批”,先后关停了139家印染企业,把分散在全区11个镇街的115家印染企业整合成57家集聚到滨海工业区;再如上虞,将全区化工企业集聚到上虞杭州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实现“一园式”管理。

  集聚的效应显而易见。去年,绍兴印染、化工产业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达到13.7%、17.2%,远高于全市规上工业平均水平。今年1月至6月,即使在疫情影响下,印染、化工产业规上工业增加值仍保持正增长,化工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更达到了7.7%。

  经历过“迁徙”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和企业,剧烈的阵痛和考验仍历历在目——从区域内集聚到跨区域集聚,是一个无先例可循、困难重重的系统工程;转型带来的资源要素重新分配和利益格局深度调整,则带来更大的阻力和不确定性。

  去年12月,“迁徙”号令一出,三区都在“割肉”。搬出地越城区,姑且不说企业迁出将直接损失近500亿元产值,该区还要支付一大笔企业的征收款。承接地柯桥和上虞,也有担忧。2006年开始,受土地、能耗等要素限制,上虞已不再引进化工企业,转而向高端装备制造等转型,一批传统产业进驻,无疑会影响产业规划。

  “企业和政府都要作出巨大牺牲。但从长远来看,集聚是必由之路,提升是唯一出路。”绍兴市经信局局长何坚刚说,压力再大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近年来,越城一直在向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发展,传统产业腾出的空间如果充分利用,将迎来千亿产值的提升。而上虞、柯桥则可在承接企业过程中进一步补齐产业链,真正实现绿色高端、世界领先。当地甚至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印染化工集聚企业开工,无论体量大小,绍兴四套班子领导都要出席见证,可见决心。

   

  断腕  

  伤筋动骨才能脱胎换骨 

  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迁徙都是一场伤筋动骨的大战。

  谈起第一次得知搬迁消息时的场景,浙江绍兴三圆石化有限公司(下简称三圆)总经理助理劳一峰用了四个字——晴天霹雳。

  “想不通,不理解,不想搬。”三个“不”字倒尽企业“苦水”。作为国内最早进入石化领域的民营企业,三圆在2011年已跻身国内第三大聚丙烯生产基地。陆续突破国外技术封锁、补齐产业链后,企业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去年产值达106亿元。三圆已做好准备今年在A股上市,但突如其来的搬迁打乱了一切计划。

  “搬迁对企业损失实在太大。”劳一峰解释说,石化企业设备设施多,出于安全等考虑,不能搬移只能重建,原厂所有设备投资都将付之东流。不少进口设备重新购置时还需支付专利费等一大笔费用。此外,企业更忧心的是发展前景,“这意味着我们之前的上市准备都将白费,一切从头开始。”劳一峰说,国内多地都有过迁移大石化企业的想法,但落地寥寥无几。

  类似问题也困扰着印染企业。近10年,印染企业陆续整改提升,仅今年国周在工艺技改、废气废水收集处理等上的投入就超千万元,目前已被列入第一批绿色标杆企业。一旦搬迁,企业要筹措资金重新投资,压力巨大。且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目前企业1600多名员工多为本地人,搬迁后大部分员工不会继续追随,“用工荒”是一道坎。

   

  2018年,浙江越新印染有限公司由安昌镇搬迁到柯桥蓝印小镇,完成了设备的智能化提升。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周楷华 摄

  搬迁的确伤筋动骨,但也可能是脱胎换骨。金国周坦言,公司早就想打造数字化印染工厂。作为行业龙头,限制他们步伐的不是资金和技术,而是目前的厂房和生产线已无法进行彻底的全流程改造。“就像一张涂满了颜色的画布,我们只能修修补补,实现局部自动化。”为此,金国周也想过另辟“一张白纸”重新创作。目前,全绍兴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流程自动化印染工厂,有实力的企业都在面临抉择,这次“迁徙”或许是行业发展的转折点。

  企业在顾虑、畏难、期盼的纠结中徘徊之时,绍兴市成立了印染化工电镀改造提升工作领导小组,问题协调、工作会商等机制迅速建立,专班工作人员深度走访企业,收集诉求,并据此制订改造提升补充政策意见。

  为顺畅各区域之间要素指标流通,绍兴创造性打通指标转换通道,企业产能、能耗、排污等指标经相关部门审核后可直接跨区域一比一平移,彻底打通区域壁垒;为减轻企业搬迁资金压力,集聚企业用地价格被控制在35万至38万元之间,远低于市场价;充分利用搬迁企业的过渡生产期,新厂房建设期间,原厂不停产;新厂建成后的试运营阶段,两方可逐步实现产能转换……劳一峰已数不清,专为三圆设置的工作专班先后上门多少次,反复评估利弊、做政策解读、商讨补偿和后期帮扶政策,一个个棘手问题被逐个攻破,三圆也慢慢打开了心结。

  搬迁不断提速,总投资3.66亿元的规模体量的东湖高科项目从越城区搬迁至杭州湾上虞经开区,从签约到正式开工建设,前后仅用7个多月时间,是绍兴化工产业跨区域集聚提升的首个开工项目。其他未涉及搬迁的企业,也将通过兼并重组、转型发展和征收退出等方式完成改造提升。按计划,到2021年底,越城区所有印染企业全部关停退出,2022年底,化工企业也将成为历史名词。

  “这是一个破旧立新、化难为易、危中见机的过程。”何坚刚说,通过对企业搬迁的充分保障和服务,一批企业从“不愿搬”变为“我要搬”,政企一心,实现了从“都怕”到“都赢”的转变。

   

  中芯集成电路制造(绍兴)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绍兴集成电路产业园管委会供图

  重生  

  凤凰涅槃后有广阔天地 

  最近,在柯桥区浙江越新印染有限公司(下简称越新),频频有人上门“取经”。来者是一墙之隔刚搬来的“邻居”——越城区5家印染企业合并而成的“飞跃科技组团”。它们的新厂房已完成桩基打造,未来将以“浙江一川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的名字重新出发。

  新建厂区如何规划布局?招工难如何解决?越新负责人濮坚锋给出了很多经验之谈。2018年,越新由安昌镇搬迁到柯桥蓝印小镇,彻底摆脱了堆满布料的昏暗厂房和运输大车都拐不进的乡镇小道。“再也不会梦见晚上接到厂房着火的电话,现在赚的是安全、规范的钱。”濮坚锋说,新厂紧邻嘉绍大桥,交通区位优势明显。新建起的员工宿舍敞亮,娱乐室、餐厅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使招工更有吸引力。参观完厂区,不少“取经团”成员松了一口气。

  跨区域大搬迁,无疑是一场成长式“迁徙”。按照规划,搬迁后的印染企业要逐步实现亩均税收翻一番,化工企业要达到亩均税收30万元,这将是一次全产业的整体提质。如何实现自我提升,这是摆在“迁徙”后最重要的课题。

  金国周心里早就布下全流程数字化工厂的蓝图。新厂将引入的MES管理系统,可对织造车间的生产情况实时了解干预,动态调整生产计划,并对产品质量实时分析追溯。增添新的智能化设备后,工人只需设置好标准和要求,一匹布从卸货到成为产品出厂都不用人工操作,大大改善生产环境,还可减少四分之三人力成本。

  而引入国周这样一批组团式的优质企业,不仅会为柯桥带来300多亿元投资,还将助力柯桥向“绿色高端、世界领先”的愿景更进一步。柯桥已立下新目标,到2022年底全区印染企业产值突破500亿元,年度销售额超10亿元“印染航母”企业达5家以上。

  “迁徙”还将催生绍兴有史以来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制造业项目——圆金新材料(下简称圆金),这个由三圆石化和绍兴金控集团共同出资的项目总投资208亿元。“另起炉灶”后,计划新建的几条产品线将形成闭环式生产,实现全流程无原料浪费和污染排放。新项目上马,以前需要进口的高端聚丙烯也可实现自主生产,彻底打破原料封锁,增加产品附加值。

  为满足企业提出的个性化需求,占地约两千亩的圆金将紧邻北面港区落地,上虞还将为其配套码头等基础设施,进一步降低运输成本。这个“大块头”也将帮助经开区形成强链效应,其生产产生的氢气可满足整个园区化工企业的供能,经开区已与清华长三角发展研究院对接,正制定园区的氢能产业规划。

  腾出了1万多亩土地的越城区得以轻装上阵,目前已有6家总投资50亿元以上的新兴产业项目排队落地,未来这里将变身一片产城融合、生态宜居的新乐土。

  “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产能。印染化工产业跨区域集聚提升,能有效推动生产要素从低质低效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从而真正构建起高质量、高竞争力、现代化的产业体系。”绍兴市委副书记、市长盛阅春表示,这是绍兴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优势所在、潜力所在、支撑所在,也将是绍兴重返综合经济实力全国“30强”的强劲动力。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