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共话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

如何推动要素自由流动,助推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

世界浙商网讯2019-12-10 09:16:00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作者:夏丹

   

   

  资料图

  随着《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公布,浙江迎来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全面付诸实施的新起点。一体化发展,要素自由流动是关键。如何推动要素自由流动,助推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本报特邀请长江学者、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先海,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中心区域所所长吕淼,均胜电子公共传媒总监张传庆等专家、企业代表,共同交流探讨。

  行政分割壁垒如何破解 

  长三角一体化,要素自由流动是标配。对当下的长三角地区而言,区域间的行政分割壁垒导致的要素流动不畅依然是一体化的障碍。如何破解障碍,推动最终形成要素自由流动的统一开放市场?

  黄先海:本轮长三角一体化核心是要开辟出市场核心驱动和政府高效有为的新型一体化,代表中国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高度。长三角地区要打造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高度,最重要的特点是长三角地区市场的核心驱动和政府的高效有为形成双轮驱动。

  客观来说,长期形成的行政分割壁垒,短期难以打破,但这并不意味着无计可施。长三角地区的企业可以起到黏合剂作用,培育和发挥以企业家为核心的独特资源配置能力优势。所谓一体化,一个关键是自由流动,另一个关键是资源优化配置。靠什么优化?靠企业家,企业家很重要。长三角地区是全国企业家资源最丰富的地方,这个优势要发挥出来,把企业家作为资源配置最核心的力量来推动,更好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作用,最终促成要素自由流动、高效配置。

  吕淼:美国经济学家巴拉萨认为,区域一体化至少包括四个阶段:一是贸易一体化,主要是取消了商品流动的限制,实现市场一体化;二是要素流动的一体化,主要实现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三是政策一体化,比如目前长三角地区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标准不同,实际上涉及政策问题;四是完全一体化,也就是一体化主体的自身利益逐步消融,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长三角区域协同发展目标的实现,首先必须是认同市场一体化。从路径上看,总的来说需要处理好两组矛盾:

  一是“竞与合”:以开放交融为重点,加快体制机制创新。以浙江为例,最重要的还是把“最多跑一次”改革进行到底,更好发挥撬动作用。未来一段时间内,浙江省要高效能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加快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推动长三角区域政务服务信息互联互通和开放共享,共同建设长三角区域标准统一、要素流动的开放融合大市场。

  二是“内与外”:以空间优化为重点,促进区域一体化发展。深化交通、信息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教育资源、医疗资源、文化资源等共享机制,基于充分竞争的有效市场和因势利导的有为政府,以比较优势来选择区域内的技术和产业布点,实现要素资源多圈层、跨区域的高效流动与利用。

  张传庆:我十分认同黄教授的观点,企业在推动要素自由流动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从均胜电子角度来讲,要素自由流动首要考虑的是高度密集的产业集群。比如,上海有国内领先的汽车行业龙头企业和科研机构,最近均胜在上海临港设厂,扩大旗下均胜汽车安全系统的生产规模,深入汽车产业集群,靠近客户和创新资源,对均胜下一步发展十分关键。

  其次,作为市场主体,希望不同区域间能尽早建立规则统一的制度体系。比如最近国家税务总局在上海、宁波试点推行信用动态监控,信用积分高的纳税人可以简化报送资料、缩短办理时限、减少实地核查,便于企业提高效率。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总的来说,政府应该尊重市场的力量,充分发挥市场在各要素流动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在市场难以涉足的领域进行合理规划、引导,有效投入,发挥积极作用。

  创新要素如何充分流动 

  综观全球发展成熟的区域经济体,创新资源畅通流动的特征十分明显,如何推动长三角创新要素的充分流动,提升浙江的创新水平?

  吕淼:对不同层次的城市而言,创新资源的流动,最重要的是要打破“虹吸”和“被虹吸”的怪圈。前提是要顺应创新梯度转移的客观规律,着力在“不为所有,但为所用”上下功夫。一方面,各城市要发挥比较优势,在上海、南京、杭州等人才资源高度集聚地设立“研发飞地”,在产业链中下游地区共建“产业园飞地”,促进长三角创新资源的合理布局。另一方面,大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破除影响创新资源流动的制约因素,比如通过建立一体化的人才互认机制、一体化的科技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机制、一体化的创新券互通互用制度等,实现科技资源的高效流动和配置。

  黄先海:一体化要素要集聚起来,更要辐射出来,这很重要。20多年的经验表明,一体化要多中心、多网络、多动能,体系才可以做好,辐射功能才能增强。比如上海是全球科创中心,科创中心也需要多结点,以上海为主,江苏、安徽、浙江共同参与打造长三角全球的科创中心,让科创要素更加充分流动起来,这是一个大思路。我注意到浙江提出打造数字科技创新中心,这非常好。

  张传庆:对企业而言,人才是最关键的创新资源。长三角范围内有着非常充分的人才资源,这对企业发展来说是重大利好。我们注意到,随着交通、社保、医疗等限制进一步打通,长三角区域众多的高校资源和高素质制造业从业者,可以更为顺畅地流入企业。近年来,均胜在宁波、上海、苏州、湖州等地设立研发、制造基地,区域内的人才流动愈发频繁。希望政府部门为人才充分流动创造更便利的环境。

  数字经济优势如何发挥 

  在长三角三省一市中,浙江数字经济优势明显。如何吸引更多高端要素助力浙江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吕淼:当下,浙江面临着追赶工业化进程、同步数字化机遇的双重历史任务和严峻挑战。如何使 “数字经济+浙江制造”成为撬动浙江经济高质量增长的支点,成为当前最关键的问题之一。

  对浙江而言,要充分释放数字经济多重政策利好,拓展数字产业的创新发展平台,培育引领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的创新人才和增强数字经济产业多元供给的创新金融,打造最适宜数字经济发展的生态系统,从而实现“物以类聚”,形成数字经济的高地。

  浙江还应该打造包容的创业文化和开放的社会环境。无论是美国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尔,还是中国深圳,这些区域的文化都十分开放,不以失败为耻,给予创业者以最高的敬意,鼓励创新、支持创业,大大激发了员工的探索冒险的创新热情。浙江也要给予创新创业者最大的尊重和包容。

  黄先海:我前面提过浙江打造数字科技创新中心,这个中心具体怎么建?我认为是要打造数字科技中心、数字产业中心、数字贸易中心、数字金融中心四维一体的数字科技创新中心。围绕它做强做大,成为国内第一甚至形成全球影响力,将自身实力作为吸引资源集聚的资本。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