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新区,生逢其时

从隔江对望到跨江合体。

世界浙商网讯2019-04-19 09:53:00来源:浙江日报作者:赵路 袁华明

  这是杭州城建史上值得铭记的时刻!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下沙)=钱塘新区。4月18日,杭州钱塘新区正式获授牌,开启了加速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

  对杭州乃至全省而言,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都是重要的驱动轮,承载着产业转型升级,打造经济新增长极的历史使命。如今,将这两个发展阶段不同、资源禀赋不同的区域进行大整合,意味着什么?整合后又如何实现“1+1>2”?在深入实施长三角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中,它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日前,记者深入杭州采访,探寻钱塘新区的前世今生。

  滩涂沙地 崛起两大产业高地

  一江春水穿城过。站在位于下沙的东部湾岸线旁,钱塘江自西向东穿越杭州主城区,跃身向北后便豁然开朗。溯水而上,杭州经开区与大江东分居江岸两侧。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沿岸人民进行多次大围垦,造就了这两块幅员辽阔的滩涂地。

  “30年前,无论是下沙还是大江东,产业基础几乎为零。”钱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响应国家扩大开放和建设开发区的号召,1990年,杭州设立“钱江外商台商投资区下沙启动区块”,招引境外投资。

  “那时,下沙到处是工地。大家用雨衣、胶靴、手电筒这3样必备工具,晚上干,雨雪天也干,硬是在滩涂上建起了一座城!”原杭州经开区管委会一位老创业者回忆说。

  凭着拓荒精神,下沙开启蜕变:1993年,国务院批准设立国家级开发区——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如今,杭州经开区已累计引进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0余家外资企业,集聚190家年销售产值超亿元企业,形成了装备制造、生物医药、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优势主导产业。2018年末,杭州经开区在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区综合发展水平考核评中位列全国第9,也是全省唯一一个挤进全国“十强”的经开区。

  相比杭州经开区,9岁的大江东年轻很多。2010年9月,经省政府批复同意,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成立;2012年10月,大江东正式挂牌,下辖江东、临江和前进3大功能区,托管5个街道;2015年1月1日,大江东正式实体化运作。

  建立伊始,大江东就确立了“大企业”“大产业”“大格局”的目标,截至目前已累计引进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中国民企500强项目64个,规上工业企业280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10家,集聚长安福特、西子航空、格力、吉利等一批知名企业,形成了以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高端装备制造和新能源新材料为主导的产业体系。

  自实体化运作以来,大江东地区先后获批国家级高新区、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和省级军民融合产业示范基地等荣誉。

  “以产业为先导,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是杭州乃至全省开发区建设的先行区。”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总规划师杨明聪表示,它们为杭州拥江发展、助力全省大湾区建设贡献了新智慧,探索了新范式、新路径。

  错位互补 着力破解成长烦恼

  经过多年发展,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各自面临“成长的烦恼”。

  尽管地铁、学校、医院、综合体等设施已在加紧建设,但大江东依然面临着生活不便、配套不足的问题。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认为:“从‘建区’到‘造城’,是每个开发区都必须经历的阶段。大江东所面临的挑战,杭州经开区也曾碰到过。然而这一次,留给我们解决问题的时间却少得多。”

  2018年年末,在杭州“公述民评”电视问政中,就有民评代表指出了大江东在现阶段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室友深夜里犯病。可出门后,我怎么都打不到车。”在大江东工作的技术员王先生说,“最后,还是请朋友开车把他送到了萧山人民医院,加上看病的时间,前后花了4个多小时。”

  截至目前,大江东只有1家大型医院——大江东医院。除此之外,在总面积40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只有一些综合性的社区诊所或者民营的小医院。

  据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杭州对技术人才的吸引力超过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位居全国第一。但报告同时显示,人才对工作地的环境是否优美、设施是否完善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这就是配套不完备的大江东面临的最大挑战:吸引不了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就无法全速发展。

  与大江东隔江相望,随着地铁、快速路的陆续建成,杭州经开区的交通已从“区位末端”迈向了“城市枢纽”;此外,杭州经开区平均每年建成投用学校5所以上,累计建成投用68所中小学、幼儿园,构建了两家三甲医院、两家街道卫生服务中心、18家卫生服务站的医疗卫生服务网络;杭州最大的人工湖——金沙湖的“破茧”,以及大批商业综合体的建成,让这里的生活氛围越来越浓。

  但杭州经开区也遇到了“瓶颈”。经过近30年发展,开发区目前的工业用地仅剩3500亩左右,承载大产业、大项目的能力受到严重制约。基本完成产城融合的开发区,未来发展空间成为最大制约。

  单打独斗,很难拥有未来。秦诗立说:“在全国对高端人才的竞争趋于白热化的当口,开发区已不能像过去一样,主要依靠内生力量提升城市品质。如果不抓住机遇进行错位互补,很容易错失发展良机。”

  2018年7月23日,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在对大江东多次蹲点调研后,于本报发表署名文章《努力建设全省标志性战略性改革开放大平台》,文内直击大江东存在的5大问题,包括:产业定位和结构不合理、发展质量效益有待提升、城市功能相对滞后、管理体制尚未完全理顺和干部精气神需要再提升,并直言“需要以‘排头兵’的决心和气势,义无反顾、激情创业、强势推进”。

  此时,从体制机制上突破发展中遇到的瓶颈,扫清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的前进障碍,成了杭州迫切需要解决问题。

  内整外联 打造战略性大平台

  2019年1月10日,杭州市委举行了十二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当天出炉的全会报告,提出“主城区要着力做好‘东整、西优、南启、北建、中塑’5篇文章,加快建设标志性战略性大平台”。

  这份报告同时明确:“东整,就是要完成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和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整合,条件成熟后争创国家级新区,成为展示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水平的重要窗口。”

  在“官宣”整合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的背后,是浙江省、杭州市从上到下的密集调研。在不断实地走访、听取民意的过程中,两地发展的“任督二脉”逐渐打通。

  2月23日,杭州市举行企业座谈会,8家大江东、杭州经开区的龙头企业负责人逐个发言。“杭州经开区和大江东,是我们发展的根基。两区一旦成功整合,未来将不可限量。”顾家家居董事长顾江生的“开场白”,引发了在座所有人的强烈共鸣。

  早在2003年,顾家集团就在杭州经开区开设156亩的产业园,2014年又在大江东增设面积达320亩的产业园。2018年,这两大产业园分别实现产值23亿元、35亿元,不仅占顾家国内产值的比重过半,顾家产值规模20年内亦从1亿元迈上100亿元,成为国内家具行业的“头部企业”。

  “现在,不少顾家集团的员工在下沙居住,在大江东上班。我相信,一旦两区整合,在规划、建设和有关政策上的一致性会更好,不仅企业会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员工生活也会更加方便。”顾家集团副总裁刘宏说。

  事实上,无论是企业还是专家,都对钱塘新区的产业前景充满期待。

  “目前,杭州经开区的产业已呈现出比较明显的溢出效应。而大江东拥有广阔的产业空间。两区整合后,能更好地优化产业资源配置,对发挥企业的市场主体功能具有关键作用。”秦诗立表示。

  除了内整,还有外联。“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都处于城东制造大走廊的核心位置。整合后,新设立的钱塘新区将势必与邻近的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杭州临空经济示范区发生更多互动。例如,钱塘新区将链接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产业,与空港结合,建立遍布全球的产销网络,从而对杭州推进城市国际化产生积极影响。”秦诗立说。

  可以预见的是,钱塘新区的建立,将大大加速大江东与杭州经开区的融合,两岸人的多年夙愿将加速化为现实。

  协同发展 争当长三角桥头堡

  今年2月26日,全省大湾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浙江确定了全面实施大湾区建设的行动计划,以高标准高质量打造长三角“金南翼”。其中,杭州江东新区(即钱塘新区)与宁波前湾新区等一起,位列全省着力构建的杭州湾经济区4大平台。

  放眼长三角,钱塘新区位居“要冲”,向北,可联通苏沪;向南,能对接浙江绍兴、宁波;向西,可直达皖南;向东,便是杭州湾辽阔的出海口。

  “我们处于杭州湾V字型产业带的拐点,在长三角地区犹如一个桥头堡。”钱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正在编制和完善的钱塘新区发展规划,已吹响积极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号角。钱塘新区的发展,不再仅凭大江东和经开区的“一己之力”,而是区域协同发展的“合力”。

  沪杭、杭甬高铁新通道。在钱塘新区规划设立高铁客运站,谋划沪杭、杭甬高铁新线路,与上海、宁波形成“一小时通勤网络”。

  中国(浙江)自贸试验区扩权扩区。例如,继续扩大开放政策,增加国家地区名录,对到达杭州航空口岸、南京航空口岸以及上海各开放口岸的境外友人实施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等。

  一出世就担当重任,这对钱塘新区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而钱塘人将向涛头立,继续弘扬围垦的拓荒精神、开创精神,建设好高质量发展的标志性战略性改革开放大平台,建设出区域协同发展的新样板和产城融合的新典范。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